霞浦滩涂海之味
admin
发布于 2014-06-20
1384
撰文/陈珺 摄影/黄访纹

  霞浦一年四季从不缺乏海鲜,四五月是海带季节,十月能收获头水紫菜,就算是七八月的伏季休渔期,你也可以向路边的老人家打听下潮汐时间,等待赶海归来的渔人,他们的竹篓里可能有最新鲜的滩涂海货和手钓鱼。不过有两点要注意,有些滩涂海货如果你从未见过,打听清楚了才下口,要不然花了大工夫啃的只是外壳,最后还悻悻丢弃了里头的鲜美。另外,霞浦人的口味既刁钻又直接,吃惯了特一手的新鲜,白灼清蒸最好,不要打听有没有什么特色做法。

  滩涂上的牧场

  八闽沿海各地没有哪一处像霞浦这样,背山面海,海岸线又如此绵延险峻。下了高速马上就能体会到这段海岸的奇异,海水涌进大陆的腹地,群山之中,不时出现一个个海湾,忽而一转又能撞见浩浩大洋。

  于是,滩涂,这潮汐起伏的中间地带,连接起了霞浦的渔人与海。

  渔排人家宛若陆地上的寻常村子,水陌交通,渔人们安之若素,柴米油盐日复一日,走在其中,临水一跃的鱼儿,或许才让人记起这只是网箱纵横相错,渔人的生活漂浮在海湾一隅。竹竿连着网绳立在滩涂和浅海,渔人的紫菜田和海带田,似是向着天边铺开,日落时伴着余晖投下层层光影,偶有渔人小舟经过。

  【紫菜】

  在霞浦紫菜并非贵重,送出做手信,都必须是当季头一水,一包鼓鼓囊囊提在手里看似轻巧,但对种紫菜的渔人来说,那得是他们在砥砺的海风里,从一年的中秋忙活到来年春天。

  【海带】

  霞浦另一个忙碌的收获时节在春天,渔人们得在台风季来临前抢收晾晒海带。涨潮之际,海带田间的航道上船只争流,机声隆隆,长成的海带好似庞然大物,沾湿着海水更添了分量,得有几个壮汉一起才能拖动一条苗绳,数小时后回头,船上的海带已经堆积如山。焦急等在岸边的人又忙不迭煮海带,腌海带,装车送往海滩或是山坡上的晒场,才算安下半个心,因为晾晒中途要是下雨,海带也可能很快烂掉。

  渔获

  霞浦鱼谚有云:“正月虾蛄刚赤梁,二月沙蛤满沙场。三月土箕四月鱫,五月章鱼大胶腿。六月剑蛏大腹肚,七月海鲎真好吃。八月潭条会跳舞,九月岐吉十月蛎。十一月青蟳目周凸,十二月鲍鱼肥嘟嘟”,霞浦海产之丰富可见一斑,若说八闽海鲜出霞浦,这其中又有六七成来自霞浦三沙。三沙镇东北面的古镇港是有名的深水良港,拖网船只常年在外海作业,补给船只也兼做冰船,每天往返从外海运回新鲜渔获,城里八九成的海鲜酒楼都要靠它们。霞浦的可爱之处也在于,蜿蜒海岸线上遍布大大小小的渔村渔港,走在任何一处都能尝得到一手的新鲜,那些小舢板每日出海,或只是到浮标处收一溜蟹笼,都足以上来一桌霸气的海鲜。

  涂头货和礁石鲜

  比起其他沿海地带,远洋海鲜远非霞浦的全部,那些滩涂上的小鱼贝,近海和礁石上看起来甚至有些稀奇古怪的海产,伴随着潮汐潮落,渔人逡巡在滩涂上,以小现大,或是背向汹涌的浪潮,在礁石上一颗颗收割贝类,有时候甚至还需要潜入深深海底,因之天然和来之不易,也是难得的美味。

  【小章鱼】

  滩涂上最难捕捉的要数小章鱼,学名短蛸,在浙江一带被渔民叫做“望潮”, 潮退后这种小章鱼蛰居滩涂洞穴中,也因此这种小章鱼能十分准确地悟出潮涨时分,听当地渔民说当潮水开涨时,这种小章鱼就会悄然爬到洞口,张望着大潮的到来。别看小章鱼身段柔软,却能以柔克刚,一旦被它吸盘抓住,小鱼小虾也是他的盘中餐,沿海就有这样的渔谚:“大头望潮八只脚,十八后生追不及。立在洞中望潮至,送来蟹虾吃勿歇。”在霞浦当地大的章鱼多取白灼或葱油做法,像望潮这样的小章鱼越小只越金贵,加酒炖汤上桌还论即位。

  【笔架】

  笔架在近年才越发在市场上多见,在闽南或者台湾管它叫海佛手,宋朝的《三山志》里还称它为龟足,“以形名,坳中肉美,大者如掌”, 霞浦话则叫做“崖七”(音译)。笔架一般密集固着在海水澄清的礁岩缝隙中,柄部有伸缩性,一受触动,即紧缩石缝中,挖下来很费劲,必须要有专用工具,不能断根,最好吃的部分就在这半寸长的根上。第一回吃的人一定无从下手,掌握了诀窍就能痛快地吃起来。比起有点丑的外壳,笔架的肉鲜美白嫩,成熟时壳两边,往往还抱着两片淡黄色的籽。

  【岐乳】

  霞浦也产海蛎,但海蛎煎在当地并不热门,霞浦人觉得当地的“岐乳”(音译)煎更好吃。岐乳没有外壳,生的光溜,一般长在海涯上,取岐乳是诸多礁石水产里最危险的。家里有远归的孩子,有些父亲还会亲自去挖岐乳,小小岐乳是独一无二霞浦的家乡味。

  【斗笠螺】

  斗笠螺用霞浦话叫做“鼎锅”或“锅贝”(音译),这种贝类背着形如斗笠的介壳,上面的斑纹能与礁岩混作一体,很不容易让人发现,而且附着力极强,不用利器很难将它从礁石上请下来,口感有些像鲍鱼,当地人多是红烧或爆炒。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