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霞浦民俗 列表

诙谐幽默的霞浦赌场俚语

发布:2017-07-29 15:58来源:霞浦摄影网
霞浦人私底下玩牌赌钱娱乐的项目很多,麻雀、牌九、拔杠、吊蜨、“锡锡”、打地主…,当然很大一部分人也是以娱乐、消遣为目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赌钱,所以这种心态下的玩牌也是身心放松的一个模式,牌友、赌友之间相互调侃说笑最会口吐莲花、妙语连珠。这些和赌钱相关方言俚语很能体现霞浦人特有的幽默感。“小赌咩断,故赢鸡母生蛋”就经常在这些人口中说出。这句话简直就是“大赌伤身,小赌怡情”的霞浦话版,体现了部分霞浦小男人活宝、快乐的性格特点。有打小麻将、斗小地主的朋友都有这样一种体会,经常参与这样的小赌博,除了很容易消磨时间外,撇开输赢反而有小额钱款周转,所以用“母鸡下蛋”赚一些小钱来形容倒也贴切。 
 
当然,对于小赌也有一部分人“卖过砚”,便有赌资比较大的“麻雀”,更有甚者直接牌九、拔杠,这些都是刺刀见红来钱快的项目,但是赌场情况是瞬息万变,“麻雀未刹,钱是作佮” 寥寥数语,却是霞浦人在赌场的“至理名言”,意思只要在麻将桌上的牌局还没有结束,钱到底归谁的还说不清楚。(“作佮”这句话霞浦人很经常说,大家共有的意思,平时也有“佮本作生意”等土话)。 还有“上更做财主,下更做乞食。”也是说赌场情况瞬息万变,谁赢谁输赌局没有结束都不能定论的道理。
 
赌场输赢瞬息万变,“胡录、胡录,石人石出。”刚刚赢得盆满钵满的也可能迅速输的“袋袋像扁豆壳”,所以赌场里赌徒相互拆借也成为常有,这个时候借出去的钱,在许多赌徒之间往往只能在下一场赌钱时候“对抵”,故有 “现汤烫现面,一千不如八百现”,意思在赌场宁可现金马上兑现少一点,比日后还虚数强的多。
 
在我们霞浦南路农村,人们把小型的赌博统称为“铂饺子”,他们常会说:“饺未刹,钱做佮”意思也是一样。这里引申一句话霞浦人也常常说“瞰饺嗯惊大”,意思指旁人在看赌钱时的一种心态,其实也有利益的驱使,因为庄家赌得越大,看客除了刺激之外,得到的“虱母”钱(见者有份的份子钱)可能越多。霞浦人说一个人浑水摸鱼捞好处常常用“混饺”也是从这里面引申而来的。
 
其实霞浦有更多俚语俗语是劝戒人莫参与、沉溺赌博的,许多妇女在讥讽丈夫赌钱阔气当家节俭的的时候“赌钱大大度,虾苗算头色”(色是指虾苗下饭),形象而又贴切。还有“死人死卖变,掏牌人看见, 输去现现钱,赢莅乞人欠。”埋怨丈夫又无可奈何的心态溢于言表。
 
老人们对“后生”参与赌博更是直截了当地说“要嫖要赌,阿尼讨祖。” 这句话里的   “阿尼”指自己,“讨祖”是指霞浦人一贯说的“讨祖母”,具体是什么意思呢?所谓的“祖母”其实应该为“总母”,原来指木工师傅所做的总模具,徒弟等按这模具做就是了,后演化成为“规矩”的意思,这整句话的意思为:要去潇洒,要去赌钱,自己也要把握一定的规矩、限度,不要太过分。
 
赌场像一个光怪陆离的万花镜,浓缩体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里面出现许多霞浦独有的俚语俗语,在那样的环境中,难免有一些粗俗,许多话语也未必有道理,甚至是消极的,但是更多的是揭示赌博的害处,奉劝人们不要沉溺赌博,单从这一点我们适当地了解这些俗语俚语还是很有益处的。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