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霞浦民俗 列表

霞浦"糖塔" : 奢侈的回忆

发布:2015-07-30 10:25来源:霞浦摄影网

“糖塔”是福建霞浦民俗文化的一大特色,这是一种仅在中秋前10余天才出现、才具备一定购买意义的民间工艺品。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每当临近中秋,霞浦当地的街面上总能见到各种色彩艳丽、造型各异的“糖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糖塔”已逐渐从主街道中“隐退”,甚至“躲到”了路边小摊。

多年以前,福建霞浦,笔者在此寻觅“糖塔”艺人,了解这个濒临失传的绝无仅有的民间工艺的来龙去脉……

  霞浦位于福建省东北部,东濒东海,西接福安,北邻福鼎、柘荣,西南与宁德、罗源、连江隔海相望,素有“海疆重镇,闽东门户”之称,是闽东最古老的县。素有“海滨邹鲁”的美誉,有着悠久的民间文化。

 

 

    据《霞浦县志》载,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建温麻县,隋开皇九年撤并于原丰县。唐武德六年复县,改名长溪(一作复置温麻县),不久迁治连江,改称连江县。长安二年,与连江分治,复置长溪县。唐开成年间分设感德场(后升为宁德县),宋淳祐五年分置福安县。清雍正十二年升为福宁府至清末,素为闽东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中华民国2年(1913年)废府留县。

  今天的霞浦县隶属福建宁德市,拥有“最美滩涂”的称号。是摄影人的天堂,每天来往霞浦这座小县城摄影滩涂的人络绎不绝.

 

 


寻方:“糖塔”的传说


关于“糖塔”的历史起源,在霞浦当地是这样传说的:
 

  明嘉靖年间的一个中秋夜,倭寇围攻松城(即现在的城关),由于当时增援力量尚未到达,戚家军便就组织当地青年,用绳绑起石头在路上拖曳,以石头的碰撞响声、人们的呐喊声给城外的倭寇一种迷惑,让他们误以为城内兵马众多。当地民众制作“光饼”作为抗倭将士的食物,但光饼毕竟很干硬,于是又制作糖块以作佐餐。后来,倭寇退去,松城保住了。

 

  直到现在,当地在中秋过节时,尚有曳石过街的传统。当然,用于佐餐光饼的糖块也被人们视为吉祥物流传下来。只是后来逐渐演变成“糖塔”。


  2006年,笔者在当地走访时,在一册名为《芳草缘》(孔庆荣先生编著。孔先生时系《霞浦文史资料》主编)的集子上,见到的相关说法也不外乎如上文所述,只是孔庆荣先生认为:倭寇败退后,当地人认为这种糖块是吉利平安的象征。后来经过艺人的加工,演变为儿女婚娶纳聘的吉祥物。文中称,起先也只有造型简单的“鸳鸯”“公鸡”及福、禄、寿、喜等,年轻人订婚时,男方要送给女方各色小糖人100个,谓之“百喜”。这些小糖人仅两三寸高。这就是“糖塔”的前身。


  孔先生称,由于年代的演变、艺术形式的更新,这个小糖人也就逐渐演变为独特的糖制工艺品,其形式也逐渐从小糖人变化飞禽走兽以及七层塔、八角亭、独角桌等,其中以七层塔最美观。由于宝塔历来在民间有镇邪、纳吉、除妖的作用,象铁塔天王、雷峰塔。所以后世就将这些糖制工艺品统称为“糖塔”。每逢中秋,长辈都要购几个“糖塔”送给晚辈,以求吉祥平安。

  尽管这样,孔先生还是对他的产生年代表示质疑。他称,这应该是清朝时期兴起的,与抗倭一事相关联,仅是传说而已。关于糖塔的起源,在当地的方志上尚未找到相关的记载。资料显示,霞浦唐、宋、元、明等朝代,当地的砖瓦、制盐、炼铸、纺织、造纸、制糖工业逐渐发展。到了明代,当地的熟铁、青绢、砂糖曾一度列为贡品。

 

见证:最后的“糖塔”艺人


  2006年10月13日上午,跟随孔庆荣一起,我们三顾霞浦县城关下弄街某号,才见到年届古稀的吴树旺师傅。

 

  吴师傅身板硬郎精神矍烁,是当地惟一健在的一位既会制作“糖塔”又能雕刻印模的艺人,但他的一子四女都未继承他的手艺。笔者同吴师傅商量,能否重操旧业一次,以求还原当年的制作景象。老人家罗列了包括没有铜锅、印模尚未浸泡、搬出家伙善后清洗麻烦等诸多理由,委婉拒绝记者的请求。

 

正在这时,孔先生说出了一个令人意料不到的故事:

1998年秋,纪念“空海研究会”成立10周年会议在霞浦召开。莅会的有七八位来自日本的友人。会议后勤组找到吴树旺,想让他制作一些糖塔以作纪念品送给日本友人。

吴树旺断然予以拒绝。

原来,1945年,日寇兵败时从福州向浙江撤退,路过霞浦,这帮鬼子在当地荼毒生灵、坏事干尽,“不知道糟蹋了多少霞浦人,我还做糖塔给这些人?”吴树旺对笔者说起这事时,话语里还是透着一丝愤怒。

 

  后来经过孔先生的极力劝说及笔者多次恳求,吴师傅总算勉强答应下来,于是我们约定翌日7时30分,在他家见面。

 

  吴树旺祖籍福建福安后垅村,祖父迁居霞浦城关后,以制作糕饼为生。其父亲自然子承父业。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响应公私合营时,他父亲把拼铸“糖塔”的铜锅等工具也都贡献出去了。

 

  自小在家耳濡目染这些工艺的他,对“糖塔”的制作心存好奇,特别是当地雕刻“糖塔”印模的老艺人虞贵荣(已故)的绝妙手艺,令他非常羡慕。当然这羡慕还有比较现实的原因,当年他们家就是靠租用这些印模来制作“糖塔”的,要是租不到印模,就会错过一季的销售黄金期,而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徒叹无奈。

 

  “糖塔”在13岁那年进入当地的木器厂当学徒。一段时间后,他也有了一些木工基础。善于动脑的他,看到了当时出租“糖塔”印模的可观收入,遂暗地里把一些印模切开,琢磨雕刻技艺。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他逐渐摆脱了对别人模板的模仿,后来就以自己的创意进行雕刻——大象,奔马,双狮戏球等,他都自己操刀。据说还颇受人们的喜爱。

 

亲历:“糖塔”的制作过程


  第二天上午,到达吴家时,吴树旺已在自家厨房忙碌起“糖塔”制作的一些事儿了。“煮糖”这一环节已经无法再用当年的工具来操作了,生火材料只能改作现代化的液化气。

 

  吴师傅说,煮糖是整个工艺流程中的关键一环。煮糖必须用铜锅。因为铜锅比较厚,受热均匀,这样可以避免砂糖被烧焦。一旦糖浆焦了,不但色彩不好看,更会导致其粘性的下降,这会影响糖塔长久保存。

  铝锅也是可以,最好是铸铝,相对厚一点。但铁锅不行,容易生锈,会影响“糖塔”的美观度,因为砂糖熬制后剔除了杂质,那色彩比雪还要白。可是现在没有铜锅了,吴师傅说,当年从浙江温州买到的那口铜锅,就是在上个世纪的“四清”运动中给砸了,说他是办地下工厂,当成资本主义尾巴给割了。只能用铝制直筒锅。

 

  据吴师傅的说法,煮糖还必须用木炭火,不能用柴木生火。因为用木炭主要是出于无灰、火力恒定持久的考虑,这都有利于砂糖熬制后保持纯正的色泽。

 

  他将约1500克砂糖倒入铝制直筒锅,加入适量水,放在煤气灶上烧煮,并加以搅拌。

  不到一根烟的工夫,锅内砂糖就沸腾成液体状了。吴师傅舀取一点锅里的糖浆,放入一旁装有清水的碗中,然后用手指在其中捻捉,以观是否达到类似生桂圆肉状。

  如果呈现出新鲜桂圆肉一样的状态及手感,这就意味着到火候了。

  整个过程约半个小时。时机成熟时,吴师傅便端起铝锅,迅速往准备好的各式印模里注入糖浆。

 

 

  两个10来岁的小女孩聚精会神的观看着,笔直问她们以前是否看见过,她们摇了摇头。

  糖浆注入后20分钟,即可拆去印模上的箍圈,打开印模各瓣,小心取出里的糖塔。一个成品就出来了。

 


 

  前后两个来小时,包括刘海钓金钱、狮子、公鸡等糖塔都逐个展现在笔者眼前了,个个色泽纯白,晶莹剔透,形象栩栩如生。


  或许是吴师傅多年不从业的缘故,当天的糖煮得有些过熟了,粘度太高了,有一个印模里的糖浆无法注满印模的雕纹就凝固了,以致这个糖塔显得有些残缺。他称,煮糖技术好的,制作出的糖塔,可放置一年不会融化。

 

  糖塔做是精美与否,除了煮糖是关键外,印模雕刻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令人遗憾的是,如今在当地,懂得雕刻“糖塔”印模的人屈指可数了。年轻一代更是不屑过问此事。

  他搬出自己年轻时雕刻的一些印模,这些模版均由上等樟木为材料雕刻而成。其中有塔模、鹰模、鸳鸯模、公鸡模等,刀法看起来非常娴熟。像那对鸳鸯模,拆开来是三瓣刻板,其中有一瓣系双面雕刻,另两瓣分开。

 


  尽管均是反面雕刻,大小基本一致。像水牛的印模,一个印模竟然多达10余瓣,各部分所处位置不同,形神均不一样。他遗憾的告诉笔者,当年父亲留下的那些老版的印模,现在都不见了。

 

结语:

  吴树旺老人说,每当中秋临近,当地也会有师傅制作“糖塔”,但销售量远不如从前。文革前的那几年,他做一季糖塔的收入,可以生活半年,这个“一季”也就是每年中秋前一个星期或是10余天的时间。

  他说,那时人们的生活水平不高,孩子们的零食也没有现在这么丰富,所以销量自然就多了。再者,煮过的砂糖,味道比原来比清甜,口感更松软。孩子拿到“糖塔”,如果玩腻了,也可以将它敲下来食用。而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糖塔”已不再为人所重视,如今临近中秋,当地也会有人制作。

  但地位逐渐从主街道中“隐退”,沦落到路边小摊。为了加强美观度,还添加了包括玫瑰精等色素,人们也不会轻易购买。一般也就在中秋当晚给孩子买一个,图个平安吉祥。

  社会在发展,类似“糖塔”这样的手艺,走向没落,似乎也是一种宿命。随着时光的流逝,不知,这“糖塔”是否成为一种奢侈的回忆?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