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摄影札记 列表

初识霞浦

发布:2015-11-09 09:16来源:霞浦摄影网

  

    福建的霞浦,我慕名已久。红霞满天,金沙遍地;连绵的渔排或曲或折,迤逦而去,与沙滩碧水融成一体;又有远帆近舟点缀其中,似在潮起潮落中低吟浅唱。这画面,想?也会让人怦然心动的。

  可惜,第一次去霞浦,遇到的便是阴雨天气。远山飘渺,人影依稀,屋舍迷濛,所有的景物都似披上了一道轻纱。那层层叠叠的渔排,在雾色里若隐若现,随?秋风轻摇慢曳。好在,对天公不作美的际遇,我早已习以为常。人生已然有?太多的不如意处,何必再自添烦恼呢。既来之,则安之,游之,赏之。品味下薄雾里的霞浦秋色,未尝不是一件赏心乐事。

  霞浦以滩涂闻名,而系浮于海面上的渔排,则是其标誌性的符号。平,直,曲,折,静中蕴动,蓄势未发。看似无序,随波逐流。细观之,一勾一画,却如巨匠手笔,外柔内方,举重若轻,信手拈来。如田园诗,恬淡悠远;似山水画,隽永绵长。移步换景,妙趣天成。突然便想到了相距仅百十里的洞头。同是渔村,洞头似未解风情的山里妹子,不施粉黛,天真烂漫;因了这密密渔排的装点,霞浦犹如略窥拾掇之道的小镇闺秀,浅妆淡抹,平添了几分秀色。

  归航的扁舟,划破层层碧波,泛起点点涟漪。秋风渐起,水天微凉。青山不语,碧海归寂。眺看远处,那一抹青黛,衬?桨声楫影,渔舟唱晚,让幽静的渔村,更显得清奇灵秀。犹有几条勤劳的渔划,在暮色里穿梭于排竹之间,捡拾起一箩箩海味。年年岁岁,周而復始。这是渔者的谋生之道,想必也是他们的乐趣所在吧。

  次日晨起,叩醒沉寂的海滩。雨丝渐歇,日光自轻雾中奋力透出,在水面上染出几片亮色。只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赶海人已在晨色里踏波而行了。一日之计在于晨。我们在山头看风景,或许,我们也成了他的风景。

  只从远处看,霞浦的景致是轻婉的,纤柔的,秀美的,内敛的。如果你靠近再靠近,却能看到她的另一面,健捷的,粗砺的,坚硬的,沉雄的。也许,这才是本色的霞浦?

  走近滩涂,一架架简屋陋棚或毗邻而建,或遥相呼应,与满地的蛎壳螺骸和谐相容。时而有渔船驶过,隐隐传来几声吆喝,在海风里飘散开去。海滩上,几艘小船随意停坐在沙砾上,似乎是在短暂的休憩。船首被粗硬的麻绳,远远引向水中的锚石。乍一看,像极了繫??绳的不羁烈马,作沖天长啸状。想来,当潮落潮起,涛声依旧,它们又将在万顷碧波里驰骋了。

  群屋,浅滩,泊舟,浮排,礁石,远山,云霭。此刻的霞浦,宁静,有序,温润,包容,有一种阅遍沧桑后的恬淡从容。

  其实,如我这般来去匆匆、舟车劳顿、惊鸿一瞥似的旅行,是无法品评霞浦之寂美与律动的。来霞浦,适宜选一个轻风的日子,安步当车,在海边随意游走。或倚坐于叠礁之上,闻?微腥的海风,看云捲云舒,潮涌浪滚,听橹楫之声不绝于缕。气清神爽,游哉优哉!

  若能搭上渔民的小船,在渔排间穿行一番,任天光水色在肌肤上印下几片斑痕,那又是何等的逍遥自在。(作者:江雄)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