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摄影札记 列表

不要告别

发布:2014-03-11 10:19来源:霞浦摄影网

 

 霞浦是个小地方。一个连接着大海与陆地的地方。在晨曦和日落里唯美真实地存在着的漫漫长的滩涂地。

若非为了摄影,我想几乎没有人会去霞浦。而我,恐怕是唯一一个去霞浦而非为了摄影的人吧。

这是我唯一的一次没有携带任何摄影设备的一次远行。独自一个人。

忙碌的假日前的工作,没有太多闲暇的时间去计划如何远走一趟,简单问了几个朋友的计划,未达成共识。于是30日早上订的机票。简单整理了背包,带着书本,音乐,笔,上路。

我回来了。整理行李包的时候发现,那个跟随我的绿色小本本,已经松散地掉了线。

应该多么感谢,一路上,你们对我的厚爱。

邓健说,我是他在路上捡回来的。老是挂在嘴边说,这个年纪太小,不放心。

是的,人生何处不相逢。

在霞浦认识的你们,从安徽过来的摄影前辈们,上海师大的老教授夫妇,深圳前来的KK,当地的摄影向导谢老师,还有邓健。

连续几天从凌晨四点爬起来出去拍摄,只为了等待,等待潮涨潮退的瞬间,陆地与海洋展露出来的动人瞬间,以及渔民海上劳作的场景。

总是低估了天气的冷暖和高估了自己的身体。一直咳嗽,把酒店的浴巾当做围脖围着出去,大家都说很好看。我也觉得还可以。谢谢诊所里的一脸慈爱的医生,以及陪我打针的KK.

北岐的清晨。大片的潮水已退去的滩涂裸露。被潮水搁浅的大船,小渔排,零落地在滩涂地上。孤单而又倔强的姿态,记录着每日生生不息的人与自然景象。大片的紫菜养殖架子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海上,若是有阳光,该多么好。我沿着滩涂岸边一直走,白鹭在滩涂地里高贵地伸长着脖子,望着天空,发呆。比起远在高处拍摄来说,我更愿意走到滩涂边上,亲近地看和不发一言地默默体会。你们的生活,与散落在无数被定格中的画面故事。我愿意从照片中走到你的身边,安静地看着潮水涨落这海边渔村的美好与丑陋。

小皓,七都。松山。妈祖阁。乃至后来的杨家溪。

渡头乡村小学。我在升旗台上拿出本本写文字。枫树林唱着歌谣。放假的校园安宁清净,每间教室前都有孩子们的画贴着在墙上,孩童真挚的内心,表露无遗。炫蓝的海洋作为背景,女童骑着大鸭子畅游在其中,蝴蝶,蜻蜓、月亮、星星相伴。这是印象深刻的一幅画。简单,线条明朗,她们对这世界的美好憧憬,真实而不失夸张。午后有蝉的鸣叫。教室旁的角落里种着小片的美人蕉,开得红红火火,花雀在树下觅食,公鸡啼叫,扶桑花升出墙外。晾晒衣服的竹竿上有零星的衣物,敞开门的房子里,木桌子上有吃过的碗筷,尚未清洗。这一切,显示着这空旷寂静的空间里,有着人们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气息。

我在这乡村小学里,给你发的短信。我告诉你,我喜欢这里。

相比香火旺盛的湄洲岛妈祖庙而言,在从松山出来的路上停留的村子里的妈祖小庙,更让我觉得内心安宁。没有人群,供品整齐地摆放在妈祖像前,显然有人每天精心地祀奉着这里。榕树高大,遮掩着这小庙。谢老师说,这是妈祖的外婆的庙。

人的一生有很多想要到达的地方。不管是哪里,这一切都不为他人,不浏览别人,亦非攀比。幸福得循着自己最为本真的内心,是你想要的,简单快乐,就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