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摄影散计
admin
发布于 2014-08-15
1284

    “清置霞浦县,县境西南有霞浦江,东流入海。又有霞浦山,海中有青、黑、元、黄四屿,日出照映,江水如霞彩,这是山以江名,县以江名。”

    霞浦,坐落在海峡西岸东北翼,有着长达404公里的海岸线,滩涂面积全国最大。这里碧海溢彩、滩涂铺金、层峦叠翠、绿野流丹,好似一颗熣灿的明珠镶嵌在东海之滨。春去秋来,每一个季节,霞浦的海都会毫不吝啬地呈现出不同的风韵和景致,平整的沙滩风貌,独具的滩涂养殖,奇特的海上人家,无限的海滨风光,别致的地域特色,成为摄影人为之倾倒的摄影圣地、摄影的天堂。

 
    这一次,我们慕名来到了福建霞浦。说起此次霞浦摄影之旅,起始于年初省公司本部光影人保摄影俱乐部全年工作计划,当时便把霞浦作为摄影外拍之地。今年7月底,光影人保摄影俱乐部开始筹备霞浦外拍之旅,经过短暂动员,共有十余名“色友”报名参与,时间初定于8月8日至10日。网上查询了一下,杭州至霞浦的车票异常紧张,7月27日晚8点左右仅剩13张车票,简单商议,当机立断,立马下单,抢占位置。期间,8月7日早上,摄影俱乐部工作人员便把霞浦摄影之旅的活动日程、携带物品、注意事项以及相关景点介绍等发给各位“色友”。同时,为保障出行安全,摄影俱乐部还出资购买了一份组织者责任险,保障范围涵盖人身以及财产安全。


   
8月8日下午,各位“色友”从不同方向汇集到杭州火车东站,乘坐14:28始发的D3117次列车奔赴霞浦,一路欢歌笑语,互诉共事情谊,历经四个半小时车程,晚7点左右抵达霞浦火车站。众人依序登上了一辆紫红色的中巴车,入住福宁快捷酒店,放下行囊便出门觅食。刚坐下不久,大雨倾盆,淅淅沥沥,有一位小伙伴们以玩笑的口吻说道,希望雨下的透了,明日会是个好天气,期待日出。填饱肚子,回到房间休息,恰巧《中国好声音》开播,微信群里小伙伴们看的眉飞色舞,俺们房间电视调试了半个多小时也没出画面,憋屈,问了服务人员,说是这个房间是网络电视,整栋酒店唯一的两个网络电视房间之一,无奈,只好到其他小伙伴房间蹭看电视,顺便聊聊天。将近晚上10点,此次霞浦摄影之旅的霞浦摄影网的摄影指导麦哥来到了酒店,协商明后两天的摄影计划与行程,并议定8月9日凌晨3:40赶赴围江拍摄日出。微信群里告知小伙伴们起床时间并收到一一回复后,便回房间安然就寝。

8月9日,凌晨3:15闹钟准时开启“叫早”模式,不情愿地中断了与周公的甜蜜约会,睡眼惺忪状态之间开始穿衣洗漱,不由感慨,除了世界杯以外已经没有这么早起过床了。3:40酒店一楼大厅集合出发,赶赴沙江镇围江拍摄海上日出。围江,网上又叫馒头山,因海中一座孤岛酷似馒头的无名小山包而得名。围江距离县城约三十余公里,那里有大片的滩涂,是拍摄沙滩里日出日落的好摄点。由于起的太早导致生物钟紊乱,行车40分钟期间,基本处于朦胧半睡状态,身子随着车辆的转弯腾挪而左右摇摆。4:20左右车子停留在一座五层楼高的烂尾楼前,众人拿出手电照明,跟随麦哥登楼而上,谁知三层楼以上的拍摄好位置已经被先来的“色友”占据,本着“孔融让梨”的精神,退而求其次,来到了二层楼的平台,空无一人,显得清静。此刻的夜静悄悄,不远处偶尔传来几声“色友”的低语声,再往前隐约看见馒头山的形状轮廓,在海面上显得那么孤傲独立。

小伙伴们占好位置,架好三脚架,长枪短炮“列阵而战”,静待日出。期间,“色友”络绎不绝,来的早的还有一块小空地,来的晚的只能自己找一楼平地了。静静的,静静的,天稍微亮了些,快门按下的咔嚓声也多了些。忽听身后小伙伴们一阵惊呼,“看后面”,顺势往后一瞅,哇塞,好壮观,三、四、五层楼上站满了各式各样的“色友”,大家都在拭目以待,日出。天色渐亮,馒头山也完整地展现在众人眼前,正前方的滩涂上插立着些许竹竿,左前方停泊着众多小船,只可惜太阳不见踪影,否则日照金滩的景象,应该是能让人血液沸腾的。小伙伴们拍了个合影,便随麦哥前往沙江。

霞浦到沙江村全程约20公里。沙江拍摄点在天主教堂后面的山上和二中的教学楼顶,这里可以拍摄晚霞映照下的滩涂风光、挂蛎场景,渔业生产景观、“S” 湾等。车子送我们到了一个路口,小伙伴们沿着山间坡道步行六七分钟抵达霞浦二中。因为学校处于暑假期间,因此空无一人,除了一位看门的中年妇女。我们讲明了来意,中年妇女开口便说要给50元才给开门,果然有“生意头脑”。顺着教学楼的台阶行至五楼,如果要上楼顶,还得往上攀爬一段3米左右高的梯子。

霞浦二中的楼顶较为开阔,站在楼顶,举目远眺,众多插在滩涂上的竹竿形成的优美线条,错落有致地排列在“S”形的港湾水道两边,构成一幅完美的滩涂风景。由于缺少阳光的美丽映衬,小伙伴们在麦哥的指导下尝试拍摄水墨滩涂,于是增加曝光与感光,抓住小船穿行于竹竿之间的水道痕迹,留下了一幅幅黑白国韵。上午的拍摄行将告一段落,简单觅食,9:00重回酒店,补觉养神。

下午15:00再行出发前往小皓,距离霞浦市中心约18公里。该滩涂以沙质为主,没有确定的水道,每天从山上留下的淡水的水道每次潮汐过后就变出新的曲折水道,远远看去仿佛是滩涂的动脉。滩涂上不仅有这股水的滋润,还有海上种养、捞鱼苗等劳作,只要有光线,这个滩涂就是变化万千的创作基地。小皓沙滩,拍摄晚霞映照下的海滩风光、渔民捞鱼苗、紫菜晾晒场景等。出发的时候还在担心,昏暗的天空,浓密的乌云,会不会是下雨的节奏。果不其然,车辆刚驶上高速,噼噼啪啪的大雨就迎面而来,打在窗户上“砰砰响”。车行半小时抵达目的地,此刻天空还在飘雨,小伙伴们穿上雨衣,打上雨伞,沿着山间小道步行上山,闷热的天气下十余分钟的路程已经汗如雨下。转过一道弯,前方“色友”已经站好位,看来第一线位置“失阵”。我们从侧面绕道至一小山坡,居高临下,占据了第二线的位置,准备工作就绪以后就静待晚霞。说来也是幸运,那刻雨也停了,风也停了,“模特”们也出来工作了。模特们分为两组,一组3人,他们分别拿着网在沙滩上走来走去,作势撒网捕鱼的动作。这些模特属于有偿劳动,有“色友”付过酬劳了,所以众人可以随便蹭拍。可鉴于距离实在是太远,即使拿着70-200的镜头也拍不清楚模特劳作的场景,只能拍出一个轮廓。这一刻,就显示出摄影装备的重要性了,有位小伙伴给相机装上了增距镜,200的焦距可以直接延伸至400。站在前面的一位中年大叔,直接架着600的镜头,想必拍的无比的爽。

偶尔,阳光透过雨后的云层,照耀沙滩,海面瞬间金灿灿,原本金色的沙滩也泛起了光辉。当然,众“色友”也不会错过此等美景,快门咔嚓声此起彼伏。随着时间的推移,“色友”们也越聚越多,稍一转身就容易蹭到其他人士,小伙伴们商量了一下,提前撤退,前往一处小沙滩,拍摄海浪,潮水刚退的阶段是拍摄的最佳时间。

正值涨潮时间,浪花拍打沙滩,一步留神就容易被“调皮”的浪花拽住了脚,湿了鞋。天色将晚,回城觅食,回顾行程,交流心得,期待明天。

滴滴…滴滴…滴滴……”8月10日凌晨3:40闹钟准时响起,南柯一梦,梦中惊醒。撩起窗帘,打开窗户,感受夜风,瑟瑟温暖,想来今天应该会是好天气。4:10从酒店出发赶赴北岐,北岐属霞浦松港街道一小渔村,距县城大概20分钟路程,是有名的紫菜养殖场。。车子停留在渔村路口,一座小寺庙前,寺庙灯火辉煌。众人下车,抬眼望,黑夜沉沉,黯然无色,偶见几颗寂寥星辰,打开手电迈步向前,道路泥泞,坑洼积水,步行十余分钟赶到北岐拍摄点。前后转了一圈,最佳拍摄位置已经被各式长枪短炮捷足先登,“色友”中也不乏外国友人,大家都在期待着有可能出现的绚烂日出。小伙伴们找了一个稍显宽松的空地,从包里拿出摄影“武器”,架好脚架,在麦哥的指导下调好相机参数,等待日出的期间互相交流。

大概等了不到20分钟,天际慢慢开始变色,提前“溜出来”的一小撮日光耀色云朵,褶皱的一层层,映照在北岐广阔的海面,云层与海面随着光线的变幻而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先是暗红色,接着是蓝紫色,接下去又是粉橙色,慢慢的再回归平淡。好比时间的推移,不远处的地平线好似正在演绎精彩的话剧,一场谢幕,一场启幕,而“色友”的呐喊与快门的咔嚓声便好似是观众的掌声。霞落金滩,美妙果然不言而喻。

正当时,耳边传来发动机的马达声,隆隆隆,原来海面上漂来一叶小舟,穿梭于滩涂竹竿之间,随着波光粼粼的金色海浪,起起伏伏,荡荡漾漾,让人如痴如醉。偶然间,看见旁边的一位拍摄者正在展示他的手机摄影作品,说是台风来临之前所拍,瞅了一眼,果然是大作,那云彩,那霞光,那美丽,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只能说是有幸见识了。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六点半,考虑到上午行程,在岸边拍了一张小伙伴们集体跳跃的合影之后随即撤离北岐。

回县城简单觅食后赶赴上午的第二个景点——杨家溪。杨家溪位于霞浦牙城境内,相传北宋名将杨宗保、穆桂英的儿女杨文广、杨金花曾在此平定南蛮第十八洞而得名。司机师傅说,通往杨家溪的高速正在修路,目前尚未通车,因此我们只能从小道前往。车辆行驶在盘山公路,鉴于车况不是太好,路况不是太好,一路颠簸,翻江倒胃。由于清晨起的太早,原本还想着抽空补补觉,谁想车子经常一震一震,刚眯上眼睛又猛然震醒,难受。8:30左右抵达杨家溪,车子停在一家小卖部门口。上车出发前,麦哥就给我们打过“预防针”,说是杨家溪的拍摄要收取门票,30元一个人,暴利。我们进门的时候,管理人员不知道去哪了,反正不在,免票进场。

来霞浦之前,特意去查询了一下,杨家溪主要拍摄的是一位老农牵着水牛优哉游哉地走在榕树下,雾起时,阳光透过榕树枝叶错落地照耀在老农与牛背上,展现的是一幅原生态农村生活场景。进场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颗大榕树,真的很大,伟岸茂密,枝叶婆娑,覆盖面积约近百米。先于我们抵达的摄影团正在与老农沟通拍摄事宜,凑巧赶上,于是蹭拍。当时,雾未起,光未明,原本想着是否还得等等。办法总是想出来的,人工营造雾气,也是很简单的事情。“色友”们先是站好位置,有蹲下的,有站立的,然后一位“导演”暗示老农可以“入场”了。期间,趁着老农装扮的片刻,“导演”先让一位身着中国传统农村服饰的农妇入场试试镜,农妇大概六十余岁,肩上挑着两个空水桶,对着镜头毫不羞怯,肩膀一抖一抖,水桶也跟着一晃一晃。小伙伴们感叹,果然是专业的模特,有模有样。万事俱备,一声指令,右边方向,一位老农,身着蓑衣、脚套步鞋、头戴斗笠、肩扛锄头隆重登场,右手牵着一头水牛,水牛后面跟着一头出生不久的小牛,小牛后面跟着挑担的农妇,慢慢走向榕树下,走向阳光下。不远处,一位男青年点起烟饼,上下舞动,前后跑动,尽力让烟雾吹向模特方向。众多“色友”等待的那一刻,就是风吹起烟雾,阳光洒落的情境,可惜,有时雾浓遮挡了模特,有时阳光少了些散射。偶然间,雾与光的完美结合,咔嚓声便络绎不绝。期间,“导演”们还不断“指挥”模特摆出造型,从哪个方向走,从哪个位置看,从哪个路径转。折腾了十几分钟,烟饼告罄,那些“色友”们碎碎念,带着些许叹息,些许无奈,些许不甚完美的照片,缓缓走了。

当然,表演不缺观众,走了一批“色友”,又来一批“色友”,经过短暂协商,我们两个摄影团决定邀请模特再次“演出”。这一次,杨家溪的农民朋友们点起了真烟,潮湿的柴火熏烟随风飘动,朦朦胧胧,老农、农妇与水牛走在榕树斑驳间,等待阳光散落的刹那,一幅原生态农民生活图油然而生,笔落于纸上,存储于卡上。期间,爱美的女士临时也客串起了模特,开启人像摄影。

小憩片刻,11:00返回县城补眠,下午14:00出发前往盐田拍摄。盐田畲族自治乡有连家船民近7000人,是福建最大的连家集中区。曾经,渔民常年漂泊于江河内海,“以舟楫为宅”,流动性大因此人们常常把他们比为“水上吉普赛人”。站在浒屿澳大桥远眺,水网密布,船行如梭,滩涂连片,天际一色。沿着村间小路,步行至小码头,滩涂边的小渔村林立着砖瓦房与简易房。麦哥说,当地有钱的渔民住在岸边位置较高处的砖瓦房,没钱的渔民只能将就住在岸边的简易房,说是简易房,其实也就是工棚类的小房子,透风,阴暗。路过一处简易房,传来儿童爽朗的笑声,转头看去,两个四五岁的孩子蹲在脸盆中洗澡,正在互相嬉戏玩水,天真可爱,其乐融融。通往小码头的小道由木板搭建,宽约两米,两旁矗立竹竿,直插云霄,周边散落些许破船。听麦哥说,这里是拍摄人像的好地方,一听拍摄人像,大伙都乐了,五大美女齐上阵,临时客串起了模特,男士们负责道具与拍摄,女模特们分别摆好pose,撩起头发,展开笑颜,风采伊人。说到这,拍摄人像,定焦、广角镜头就很占优势,比如说,用广角镜头从下往上拍,腿就很显长,模特们看了拍摄的照片后也很惊诧,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靓丽风采。乐呵了一阵,抬头看看天色,乌云密布,下雨的征兆,赶紧回到车上,顷刻间,阵雨如下,众人不由感慨人品爆发,下车拍照,上车就下雨,幸运。回到县城,骤雨初歇,拨开云雨见暖阳,觅食小吃,告别了麦哥,然后抵达霞浦火车站,合影作别,结束了霞浦两天的行程,回杭。

霞浦,一个漂亮的地方,不虚此行!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