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焦霞浦 领略海岸线风光
admin
发布于 2015-11-16
1737
人们到霞浦不是观东海而是赏滩涂,是领略那来自陆地与大海之间神秘地带的魅力,那是海与岸的有缘相遇,是点线面的和谐生姿,是光和影的华美铺陈,是田园诗情与山水画意的完美结合。

对焦霞浦 领略海与岸的神秘地带

福建省霞浦县位于东海南部之滨、台湾海峡西北岸,与日本的冲绳岛纬度相近,素有“闽浙要冲”之称。霞浦的三沙港是全国五大渔港之一,距台湾的基隆港126海里,渔船朝发夕至。霞浦境内海岸线占福建省的八分之一,滩涂面积全国最大,霞浦的海湾与滩涂被誉为中国最美。平整的沙滩风貌,独具的滩涂养殖,别致的地域特色,使得霞浦成为摄影人为之倾倒的摄影天堂。

古榕树下的耄耋模特

凌晨4点半,摄影人就去北歧拍摄日出了,有一朋友联系了当地人做向导,要不然,初来乍到的人还真不好找那些地点。我因为来时匆忙,没有带上厚点的衣物,惟一厚一点的披肩又被一向“丢四方”的我丢在了路上,来到霞浦县城已晚,来不及去买衣服,就没有随他们去,至今遗憾不已。

对焦霞浦 领略海与岸的神秘地带

摄影的朋友们8点半就回到了酒店,他们没有丝毫的困意,个个沉醉在朝霞映照下的滩涂风光中。匆忙用餐后,我们一起赶往素有“海国桃源”之誉的杨家溪。霞浦不仅有中国最梦幻的滩涂,还有在摄影界很经典的一景——杨家溪的大榕树群。这里有全球纬度最北(北纬27度)的古榕树群,这片大榕树总共17丛,据说植于南宋初期,历经千年沧桑,古榕们躯干粗壮伟岸、巍峨壮观。这里虽地处中亚热带,但每棵榕树根系均呈热带丛林才见得着的板状根,那长长的榕须,盘结绵延的根茎,开成了独木也成林的特有景观,树龄和地理位置,决定了这片大榕树的“魅力”……有人曾形象地概括为“古榕成排、虬枝成廊”,可谓中国树林奇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它成了全国摄影人追逐的对象。

到达榕树群时,是上午10点的样子,眼前的场景,让我的眼睛都看直了:只见古榕树下,一位戴着斗笠的畲族阿公扛着农具拉着水牛穿行在淡淡的薄雾中,畲族阿婆担着两只番薯篓走在阿公的后面……他们不断地走来走去,四周都是摄影师追着他们拍摄。过了一会我才明白,原来阿婆、阿公是请来的模特,阿婆80岁了,阿公80多岁,阿婆的出场费是每次150元,阿公是200元,因为水牛是阿公的。他们是表演搭档,不是夫妻。让我惊讶不已的是,阿婆挑着担子的身影居然摇曳生姿,相当的优美。我们到来之前,他们表演了多长时间我不清楚,仅为我们就表演了2个多小时,根据摄影师的要求,他们一会走向东,一会走向西,一会坐下,一会站起,丝毫没有疲态,真是年纪八九十,走路十八九。从这两位耄耋模特的原生态表演中,让我对这两位看上去极其平常普通的老人生出由衷的敬意:劳动最使人快乐长寿,他们在生命的黄昏还能给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带来如此的美感,太了不起了。有幸领略到了这样蓬勃的生命活力,我们也沾上了福气。

大榕树下,真像一个摄影厂房,还有一个50多岁的阿婆,在榕树后面燃烧枯枝叶,用扇子扇火,这样,就营造了淡淡的薄雾。眼前,大榕树下,一缕缕阳光透过苍健遒劲的树干将阳光洒在弥漫着烟雾中的阿公、阿婆、水牛身上,那一派宁静祥和的田园牧歌活生生展现在眼前,实在是一首诗,一幅画呀!这世外桃源的景象通过一个个摄影师的镜头走向了全国,走向了世界,令无数人得到了美的享受……

我看到,摄影的人群中还有高鼻梁蓝眼睛的欧洲人,说得一口流利英语的团友陈小妹上去交谈,知道其中一位来自葡萄牙。大榕树下,不时有不知来自哪里的一对对情侣来此拍婚纱照,不远处,有一卖水果的老人,一脸祥和,攀谈得知,居然已经90岁了……杨家溪的山水真是养人!

下午,去了杨家溪风景区。绵延30里的杨家溪,碧绿清澈、青山夹岸。乘着竹筏顺流而下,晚秋的暖阳晒在身上,缓缓的水流推着大家悠闲地欣赏两岸风光。这里的溪滩奇花异草纷呈异彩,尤其是那连片绽放的芦荻,远似浮云近似烟,人游溪上如同行在一幅幅精美的画中,叫你凡念顿释,心境空明。导游说杨家溪的红枫特别美,只是我们没赶上枫叶红得撩人心魄的时候。

对焦霞浦 领略海与岸的神秘地带

霞浦摄影师阮鸿的作品:沸腾的滩涂

那一片片绝美滩涂

从杨家溪乘筏回来,还不到下午4点,直接去了一个叫小皓渔村的西山上,拍摄日落。小皓位于霞浦县东部,是摄影师最能出片的地方之一,滩涂面积大,左右两面都有山坡,地形位置十分有利俯视拍摄滩涂。在摄影人眼里,小皓的日落更是绚丽得无与伦比。

这是我第一次在山上看到霞浦的滩涂风光:极目远眺,水天相连,鸟瞰大海,让我感受到一种完全不同的风光。庄子曾感叹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是说天地间有难以言尽的美。我惊诧于大自然与人类共同合力造就的完美画面——由于霞浦岸线曲折蜿蜒,构成了异彩纷呈的海湾,海岛,海港,海澳,海涂,海滩等。浅海里插满了竹竿,划拉出齐齐整整的格子,从山脚大片大片一直往海的深处铺过去,这就是紫菜养殖场。那些渔排木屋,那些小舟鱼网,那些网箱渔港,随着潮水的涨退,变幻着无穷的组合,这是海耕海殖等海文化艺术的绮丽美景!那渔船穿梭在竹竿之间,似跳动着的音符。村边的农田滩涂,青翠浓郁,白鹭在广阔间回旋地翻飞……我的视线一次次颤抖,心旌摇曳,那云光波光海光,在天地间交织错落的锦绣,那竿影人影舟影,在滩涂浅海里编织诗行。霞浦的魅力,用神魂俱醉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是的,人们到霞浦不是观东海而是赏滩涂,是领略那来自陆地与大海之间神秘地带的魅力,那是海与岸的有缘相遇,是点线面的和谐生姿,是光和影的华美铺陈,是田园诗情与山水画意的完美结合。摄影师们,有的走在滩涂上拍摄,有的站在渔村的楼顶上拍摄,方寸之地尽勇武。一位摄影师说,霞浦滩涂风光属于最变幻莫测的那种,不同的光线拍出的效果绝少雷同。

第二天早上4点50分,车载着我们一群朦朦胧胧的人前往更为朦胧的三沙镇花竹村的山坡上。近几年来,人们通过互联网上传了大量花竹村海边日出风光、滩涂风光的图片,产生极大效应,吸引欧洲、美洲、港澳台及大陆各地一批又一批的摄影爱好者慕名前来,摄友们常在这里搭棚过夜,等待凌晨抢拍海边日出。

摸黑上山的我们站在了山顶上,只见天幕黑黑,树影婆娑,海风清冷,原本以为这个时间来到此算是较早的,怎么也没想到山头上到处是长枪短炮的摄影人,装备一个赛一个,姿势一个比一个专业,真是名不虚传的摄影圣地!见此情景,我们的摄影师即刻找位的找位,摆架的摆架,然后一个个对着黑漆漆的大海方向开始对焦段、拉镜头,等那太阳从东方升起。

我不会摄影,于是手握了个卡片机不用定位,只想发现摄影人的行为趣事,留几个小景。我看见几个穿着羽绒服,年纪好像比我还大的老大姐们在摆弄镜头,就问她们来自哪里,说是山西。看太阳还没有出来的迹象,我就与一位大姐攀谈起来,她说她已经65岁了,退休后学摄影,虽然辛苦,但乐在其中!摄影的爱好让她眼界开阔了,身体无意中得到锻炼,精力更充沛了,晚年生活过得充实而有意义。她常和摄影的老姐妹们带着沉重的摄影行头去外地采风,还去过好几个国家呢!当下,我由衷地羡慕起她们来:一年中总有一段时间,带上摄影器材,背起行囊,前往心中最美的地方去摄影,相机里装满了眼中看到的那山、那水、那人……

天渐渐地发白,我辨清有一二百摄影人密密地拥在山坡上,开始有嚓嚓声响起,大家着急忙慌准备去拍那种辉煌高潮的震撼,这期间拍摄的黄金时间段很短,稍纵即逝,看着忙碌的摄影师们在晨曦中的剪影,我真是感慨不已。但有经验的人还是担心云太重拍不了太阳。果然,奢求中的太阳没有露脸,大家颇有些失落。花竹,是摄影人出大片的地方,尽管太阳不给力,摄友们仍然久久不忍离去,继续拍摄那透红的朝云,剪影般的岛屿,海里的竹竿森林,穿行于竹竿间的小渔船……原来,在摄影人的眼中,一切皆美。

第一个目标完成了,领队带领我们去完成第二个目标:拍摄赶海的场景。于是乘车前往小皓村,这次爬的是东山,到了制高点,只见早潮褪尽后的滩涂半掩半露,波光粼粼,远处的山与小岛在晨雾中若隐若现,船儿星星点点荡在天际,那翩翩起舞的白鹭,徜徉于天海一色间……所有这些、安然、恬静、灵动神奇,令人永远有想按动快门的冲动。

对焦霞浦 领略海与岸的神秘地带

那位霞浦当地的摄影家已请到了三位渔民在滩涂上做赶海的模特。赶海是缘于沿海村民一直传承着趁潮赶海(讨小海)的习俗,每天潮落后滩涂和礁石上丰富的海产品绝不会让人空手而归,人们往返需要十几里,在沙滩里挖出无数海货。此时,远远地看,朝霞辉映下的滩涂美轮美奂,三个模特背着篓,抄着大大的网片,像农民犁地般在海田耕耘,赶海人与行走的轨迹成为拍摄的目标,那拾海走过的脚印恰似一个个音符。当地摄影家根据大家的需要,在我们身边用手机发出指令,让他们做出各种动作,渔民模特表演得恰到好处,那健硕的身影在逆光里变成了动感十足的剪影,劳作变得具有如此强烈的审美性,让这滩涂的人文情怀跃然眼前,摄影师们的相机快门咔嚓擦拍得很投入,纷纷摄下了这让人陶醉不已的诗情画意。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