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列表

郑德雄-霞浦滩涂摄影开拓者

发布:2017-11-30 10:35来源:霞浦摄影网
我来到这一片海前
你就在种海,你种了多少年
在我们相识之前
你就是这里的园丁
你的海多么神
那些游离的柔光,你就种光
那些滩涂皱褶,竹竿,微风,海浪 
你就种蓝铃花,音符,香水,鸟雀
那些无辜的渔人啊
你把他们种在了异乡人的风景中
 
                                      —— 庄文 《海园丁》


 
很久没去霞浦拍片,最近陪友人去了一次,在东壁和北岐两个摄影点,摄影人摩肩接踵,我来回找了好几次,连个架相机的缝隙都没有,确实让我惊诧。霞浦滩涂摄影,火爆如此,真是今非昔比。我一路感叹唏嘘,心里就一直盘旋着一个人,就是我的好友,霞浦滩涂摄影开拓者、领军人物——郑德雄。回家后我写下这首诗,却还是意犹未尽。历史为什么选择郑德雄做霞浦滩涂摄影代言人,如果从我的视角,能把这个问题说明白吗?
我清晰地记着第一次见到郑德雄的场景,他坐在老爷车上,左右三位花枝招展的姑娘,车上放着音乐,嘭嘭嘭地节奏至今好像还在我耳边回响,感觉这是在哪本有关美国的书上见过的画面,嬉皮喜感拉风招摇。那是在2002年夏天吧,我们来参加宁德市摄影家协会太姥山摄影年会,住宿在太姥山山顶转播站招待所。晚饭后,大家三三两两聚在招待所前空坪上聊天。我当时不认识郑德雄,却刚好和他凑在一起,他来自霞浦县,还有一位福安的女摄影家,他们彼此熟悉。那位女士说着她每年都要去西藏的经历,说到道路险恶,高反时头痛欲裂,每次生死考验。当时听到郑德雄说:打死他也不去受这样的苦,他不爱出门旅行。这也是我印象深刻的第二个画面。这个男人,他有着俊朗挺拔的外表,却有着这么脆弱的心态。对于当时血性方刚,正要向世界进发的我来说,对他这番话很不以为然。
我在宁德工作,一次下乡到霞浦,晚上无事,翻出郑德雄给我的名片,找到他的阿波罗艺术影像中心,原来是一家婚纱摄影影楼。后来知道,阿波罗老板在霞浦地界还是有点名气的。见到他后,未聊几句,就邀我去做“足按”,然后第二天中午又约我去做“足按”,第三天呢,还是去做“足按”。在我开始与郑德雄认识过程中,“足按”仿佛成了个敲门的符号。当然,如果仅限于此,我们可能也就是时断时续吃吃喝喝的朋友。
2003年某一天,我到郑德雄那里,他拿出一叠相片,说是他玩的摄影。第一眼,我就惊呆了。每张都是拍海,每张画面都美得不明所以。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感觉,就是“蓝”,可能我学过画画,对色彩敏感了些,那种让我捉摸不透的“蓝”,克莱因蓝?湖蓝?钴蓝?然后是光影,是节奏与律动,它们纯净而充满力度。如果用什么来比喻观看的感受,我想最恰当的是音乐,这一张张照片,仿佛一首首回环往复的颂歌,它们如此集中地用“海”的音符,呼唤着我内心的情愫。我惊诧这么卓越的作品,为什么藏在抽屉里。郑德雄满不在乎地回答:这就是玩的啊,还要怎样。但我惦记上了,我想他应该先出一本册子,以他的经济实力,这是最直接的途径。于是为这本我一厢情愿的摄影册设计了封面,传给他,没收到他的下文。我忍不住又想他应该举办个摄影展,以他的口气写了展览的前言:
“我常常为这片土地伟大的自然之美所震慑,她是那么的纯,那么的美,就象童话中闪现的世界一样, 我的镜头要把这种感觉表现出来是多么的难!
我多想摄下这一切,那蔚蓝色的忧郁,火焰一样摇动的光辉。
我流连忘返在海边山上,注视着波涛,大自然的反光和自身的灵魂,希望在一层又一层物象的幻影中前进。
我愿在这里安歇,在浪花和渔人中间,我将重新找到,儿时丢失的情感,心灵永翔大海的感觉。”
也许我这略带煽情的激动感染了郑德雄,这次他回应了,定下春节期间办展。到了快过春节时,我电话他,他说相片展板都做好了,但政府不让街上展览,不展了。听完我立马赶到霞浦,我想我的性格有强迫症,认真起来一路走到黑。我说服他找场地,最后我们在县烟草公司旁找到一块空地。晚上在他影楼喝茶聊天时,刚好一位记者朋友来,我委托他在霞浦电视台点歌为摄影展祝贺,防止郑德雄又打退堂鼓。对于这次摄影展,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当时并不知道这对于未来意味着什么。但是,这是第一次完整展现霞浦滩涂摄影的展览,如果霞浦滩涂摄影需要铭记的纪年,2004年元月,就是它起航出发时间。
那一年起,郑德雄的滩涂摄影作品攻城掠地,所向披靡,斩获大大小小奖项一百多个,拿下了包括《大众摄影》等诸多杂志年度“十佳优秀摄影师”,《梦中帆影》获第五届“影像中国”全国摄影艺术大赛金奖,《心中那片海》专题作品在台湾获得第七届郎静山纪念摄影奖。拿奖手都拿软了,刚开始的两三年,只要片投出去,基本上没有不获奖的,真的就像一首歌中唱的:“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后来郑德雄多次向朋友说要感谢我逼他投稿,现场我也不分辨,其实就是逼他办摄影展,没逼他投稿。我也因为这样机缘巧合,由此开端,对霞浦滩涂摄影的盛宴,有了一直在场的感觉。
那么,为什么是郑德雄!?
如果没有摄影人去发现,霞浦海边滩涂,真没什么特殊之处,渔人四季劳作,只要在海边,也是最正常不过的活动。我认识郑德雄时,真正拍摄这片滩涂的摄影人屈指可数,当时宁德地区就两位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一位是就职于闽东日报社摄影部的夏念长先生,他是拍新闻作品的;另一位就是那位每年都去西藏的福安大姐,她拍西藏的片。他们都没有重点关注自己眼前这片海域。因为交通不便,有些福州的摄影人,他们也是匆匆到此一瞥。而生于斯长于斯的郑德雄就不同,他有几个非常有利的因素。他开影楼,吃摄影这碗饭,摄影技术了得,器材更是一流。当时数码相机还未兴起,他用反转片,色彩的饱和度,暗部细腻通透度,都非常好,很专业。其二,囿于当时交通状况,他近水楼台,又有私家车(当时私家车很少),很方便出行,可以日复一日地寻找拍摄点及最好光线。其三,他有才华。我认为才华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审美格调高,他的作品有一种超然高洁的美,不媚俗油腻。所以他的片是标杆,其作品画面构成形式,呈现的美感,成了后来者样板,至今还很难超越。除了滩涂摄影作品,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船说》,这些作品拍的是废船体,他自己对这系列作品有个诗意的自叙:“最触目惊心的是过去无数风浪留在它身上的伤痕。油漆片片脱落,铁壳锈迹斑斑……有海苔在它身上慢慢爬着,爬过了一道道伤口,爬过了一截截时间,停在了这个略显忧郁的黄昏,停在了我目光和心灵的深处。”他发现了这些抽象的图案,似真非真,思考它们所蕴寓着生命的内核,拍出了激发观者想象的作品。所以郑德雄本质上是一位诗人,记得当时我告诉他这样认识,他一脸认真地告诉我,学生时候还真写过诗。他在房间找了半天,拿出很旧的诗稿。看他难得的认真,我忍俊不禁。
所以,为什么是郑德雄!?
我现在要说说所谓“工夫在摄影外”,郑德雄摄影江湖人生。还是先从我说起吧,我开始并不搞摄影,只是喜欢,和郑德雄来往后,他要我也去玩摄影,他有一部尼康65的机身闲着,给我用,我就这样被拉下水了。当时我们还算年轻,摄影成了我们经常玩在一起的理由,或者说玩的最好的借口。郑德雄就有这样本事,影响朋友加入摄影队伍。每晚他的工作室总是高朋满座,他有着一代枭雄的豪爽,款待天下朋友无数。山东有位某单位退休的影友慕名而来,竟然在他影楼住了一个月。印象很深的一次,我正好在霞浦,他招呼我一起去吃饭。原来是一队从浙江丽水来的影友,他们是在中国摄影家网看到郑德雄的在线影展后寻上门的。酒足饭饱之后,才知道郑德雄已买单。其中一位影友,很显然是他们的头,脸上诧异一下,嘟噜了一句:我们后会有期。按常理,郑德雄尽地主之谊,提供一下摄影点,已够意思了,却请他们吃饭,陪同他们拍片,并且他不遮遮掩掩,总是把最好的摄影点无私地介绍给影友们。丽水的这些朋友,后来每年都来霞浦拍片,还邀请我们去参加丽水国际摄影节,甚至邀请我们参加他们嫁娶儿女婚礼,其感情超出了一般摄友的意义。
2005年5月,郑德雄办起摄影网站——“海峡摄影新干线”,当时互联网热潮正在兴起,这确实是与时俱进之举,对霞浦滩涂摄影的推动非常巨大。我当时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海摄网提供给我们摄影交流平台,让许多有共同爱好的朋友们,他们从网上走进霞浦这片美丽的海岸线,中国摄影天空上熠熠生辉的大师来了,本省外省的朋友来了,美国的朋友也来了。还有让我们期盼的烦人老师终于露面,他带来《看王文同老师<山在那里>》,出手就如此震撼,降龙十八掌,掌掌波涛汹涌。还有海摄斑竹聚会,月赛烽火传递,真是热热闹闹的海摄年。随着霞浦滩涂知名度越来越大,政府开始重视,在2007年,举办了首届“我心中的那片海”中国·霞浦国际摄影大赛。作为具体组织者和评委,郑德雄坚决建议把大奖评给外地摄影人,并形成规矩,每届如此,显示了霞浦开放与大气;郑德雄自己也设立摄影奖项,奖励来霞浦拍片的摄影人。
说实在,郑德雄并不富裕,家里也没多少余粮,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但他对自己所作所为,一往如此。霞浦有郑德雄,我见过的影友总念着他的真诚,把他当亲人一样看待,口碑相传,霞浦也成了不仅滩涂美人更美的福宁之地。他早已没了我初识时的“脆弱”,东西南北到处跑;也从一位普通商人,蜕变成摄影艺术家和摄影活动家。法国艺术家杜尚说过: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对郑德雄来说,他找到他的生活,把自己的家乡推向世界,应该是他最好的作品。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