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列表

拥抱美丽之后,美丽是否长存

发布:2014-02-08 15:06来源:霞浦摄影网
    相见犹恨晚,西水融丹青,画海听墨涛,始作山水行。惊艳于霞浦的美,让我一次次走近她,用镜头捕捉美景想去撩开这层迷人的面纱。原本以为接近伟大才能变得伟大,可是接近美丽却渐觉出美丽的忧伤来。
 如今霞浦人向国人宣传霞浦的美丽,开始打造“霞浦—我心中那片海”的旅游品牌,大力开发富有滨海文化特色的旅游产品。谁曾想,这份美丽却因为过度的开发正在褪色。
在北岐的滩涂上我遇到来到滩涂上寻找海鲜,俗称"讨早海"的老者。我翻看了他的随身鱼篓就看到几颗小海螺,他满脸无奈地说:“现在滩涂上没有东西了”。
 问起过去,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在上世纪的80年代,同是这个滩涂上用铁钩就能抓到大螃蟹,竹篓中装满着丰收的喜悦。如今用几十米长的“蜈蚣网”横在滩涂上围捕螃蟹,就是这样也才能抓到几只小螃蟹,这些螃蟹在当年因为个子太小没有人愿意抓,也没有人愿意吃。从他的微笑中我感觉到滩涂往昔的美丽,从他的无奈神情中又让人替霞浦的美丽有所担忧。
 20世纪80年代初,闽东地区为了保滩护堤、保淤造地、开辟海上牧场和发展沿海草食动物,从国外引进互花大米草。1980年原宁德地区行署聘请南京大学教授为技术顾问,在罗源湾试种。1983年召开现场会进行推广,闽东沿海乡镇的政府和农民纷纷投资投劳,大面积种植。大米草在种植初期对闽东沿海护堤造地,消浪减波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到后期,大米草的另一些特点凸现出来:繁殖力强、根系发达、草籽可随风四处飘扬,蔓延迅速,而又缺少天敌。时至今日,霞浦沿海滩涂正在逐渐被侵占,受害面积约占可养殖滩涂一半。
 事实证明,大米草并没有给当地的老百姓带来什么实惠,由于盐分高、纤维粗,不宜作为饲料等,狂长的大米草却给霞浦乃至福建沿海带来了巨大的巨大经济损失,据福建省海洋渔业局有关人士统计,大米草侵占了全省15万亩的滩涂,那么每年大米草给福建沿海仅养殖业带来的损失就达7亿元到8亿元。还对海洋生物栖息系统被破坏,滩涂上的贝类、蟹类、鱼类逐年减少,原有200多种生物仅存20多种;原先遍布福建闽东海滩的大片红树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大米草;大米草的生长与海带、紫菜争营养,使霞浦东吾洋一带的海带、紫菜逐年减产;大米草迅速蔓延,使得航道淤塞,影响海水的交换能力,导致水质下降,诱发赤潮……
 渔民祖祖辈辈滩涂围垦、养殖、捕捞、讨小海。因为大米草的到来,改变了这个海湾,也不同程度地改变了这里渔民的生活。据福建省海洋渔业局有关人士统计,大米草侵占了全省15万亩的滩涂,那么每年大米草给福建沿海仅养殖业带来的损失就达7亿元到8亿元。
当地政府悬赏20万元,要求在不污染海洋环境,不破坏海洋生物的前提下消灭大米草,但是因为方案成本太高,无法具体实施。
 大米草每天都在蚕食着滩涂,另外人为的围垦也加速了滩涂面积的缩小。
 霞浦县人均耕地面积0.56亩亩,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而海域和滩涂面积均省各县之首。为了缓解人地之间的突出矛盾,开始向大海要土地。当地政府为围垦配套了一些优惠政策,围垦工程的投资者和承包者获得垦区的经营权,他们取得经济效益而不必承担资源使用成本和环境成本,这些因素促使了更多的资金进入滩涂围垦。
 就霞浦沙头围垦工程一项,占滩涂的面积约为3.41万亩,是目前霞浦城关面积的近一倍,与澳门面积相当。围填海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对海湾生态系统造成了许多不可逆的影响。以俗称跳跳鱼的大弹涂鱼的养殖为例。近年来霞浦成功地突破跳跳鱼养殖鱼种的瓶颈,跳跳鱼肉味鲜美,营养丰富,经济价值高,养殖效益好。据霞浦有关方面估算2008年该项目养殖利润将超过1亿元。在滩涂上围垦养殖跳跳鱼,需要在养殖的鱼池上面覆盖渔网,防止池中的跳跳鱼遭受到天空飞禽的攻击,这铺天盖地的渔网如今成了苍鹭的杀手。在路边时常能看到鱼池上的网悬挂着死去的苍鹭的尸骸。在放养前半个月,利用小潮汛暗沙干露的时间,用生石灰杀毒。为了防止小螃蟹捕食跳跳鱼,采用药物注入蟹穴,病密封穴口毒杀等方法来遏制。原先滩涂上大量的悬浮物和营养盐汇集沉淀,给霞浦滩涂200余种生物生活和繁衍增殖提供了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围垦后遭到破坏,如今滩涂生物大大地减少,常见的只有二十余种。
 围垦正导致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衰退。滩涂围填海开发造成生态服务价值损失的主要表现为高生态服务功能价值的滩涂生态系统向较低生态服务功能价值的农田、盐田、裸地等生态系统转变。同时,由于滩涂生态系统具有远远高于其他生态系统的单位生态服务功能价值,滩涂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在研究区域总价值中的贡献率远远高于其他生态系统类型,在一定程度上,滩涂湿地面积萎缩是围填海造成生态服务价值损失的根本原因。
 真诚的希望有关部门能从子孙后代的利益出发,合理规划滩涂围垦,充分做好围垦工程的环境影响评价工作,改善垦区的开发利用条件,实行科学、高效的可持续开发模式。避免围垦成为大米草那样发展为一种不可逆转的危害。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