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摄影人心目中的“白雪公主”
admin
发布于 2014-02-08
740

     霞浦啊,有人说你的傍晚最撩人。当太阳在天空肆意逞能了一个白昼、掉到山那边之后,光线顿时变得柔和起来。站在小皓山上,双目所及之处,那是一幅暮色海归图:一只只小船成群结队地从大海驶进滩涂,一个个赶海人带着收获与疲惫走在滩涂的小路上,暮霭渐渐升起,大海、滩涂和远山变得一片苍茫。

  夕阳和大海仿佛是一对情侣。日落西去,在苍天的注视下,夕阳与大海依依吻别,毫不吝啬地将赤、橙、黄、绿、青、蓝、紫从天际撒下,将大海,将滩涂染成一幅色彩斑斓的重彩油画!

  夕阳中,滩涂始而银光闪闪,继而金黄耀眼,瞬间海面镀上一层金色。黄金般的海浪轻缓地涌向港湾,涌向滩涂,继而又向四处蔓延,形成无比绚烂的凸凹图案。在光影的作用下,海水似黄金溶解紫铜,又如紫铜富含金矿,亮光里呈现出黄金,暗影处又是一片紫金。金色的世界里,渔船载着一船斑斓停泊在静静的港湾,赶海人背着沉甸甸的鱼篓走在金色的沙滩上,密密麻麻的竹竿、网箱划破金箔似的海面,留下道道优美的曲线……

 
    霞浦,霞光铺满的海岸——得名如斯,名不虚传;画意如斯,流金溢彩。

  滩涂,中国最美丽的滩涂 

  滩涂,江河湖海在水边的淤积平地,是江滩、河滩、湖滩和海滩的总称,泛指沿海滩涂,被界定为沿海大潮的高潮位与低潮位之间的潮浸地带。涨潮为浅海,退潮为海滩,潮涨潮落,起起伏伏,举手投足之间,滩涂仿佛是一个百变娇娃,时时洋溢出多姿多彩的魅力风情。

  霞浦,400多公里长的海岸线逶迤多姿,104万亩的滩涂流彩溢金。当你沿着曲折起伏的闽东福宁湾,一路走向这丰饶的海域,目睹那一汪幽蓝,美的令人心碎,美的令人窒息。

  滩涂是大海的杰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海就像一位神奇的雕塑家,用自己的身躯精雕细琢,在海与岸之间,雕刻出纵横交错、深深浅浅的沟坎和痕迹。那一道道颇具质感的线条,将滩涂分割成大小不一、凹凸不平的块状,犹如版画一般。

    确切地说,到霞浦不是观东海而是赏滩涂,是领略那来自陆地与大海之间神秘地带的魅力。  

  没有北方海的博大雄浑,也没有南方海的热闹喧腾,霞浦的一弯浅浅的海水美得清秀,美得深沉。确切地说,那是海与岸的有缘相遇,是点线面的和谐生姿,是光和影的华美铺陈,是滩涂湿地的瑰丽魅影,是田园诗情与山水画意的完美结合。

  黎明,霞浦滩涂从来不曾静悄悄:海浪声声,海风轻摇,早起的渔船裹挟着晨雾出海了。大海的日出也因渔船的点缀更见瑰丽更有动感。早潮褪尽后的滩涂,半掩半露,波光粼粼,拆场的渔船穿梭往来,晾晒海带的渔民面露桃花,赶海的孩童欢蹦乱跳……点线面交融,动静两相宜,让人无限慨叹:劳动真的很美丽。

  黄昏,霞浦滩涂从来也不曾安静:伴随着潮来潮往,不管是满载还是空船,近海作业的渔民都拖着高高低低的马达声靠港回家。踩着满地碎金,大人小孩兴冲冲地奔向海湾浅滩。在余晖抛洒的海天间,孩子们蹲在地上拾钉螺,挖蟛蜞穴,追赶跳跳鱼,趁着退潮在海滩上寻觅着留在泥水里的海生物。大人们则小锄挖,竹棍扫,撒网围捕,那些爬着的、游着的、跳着的鱼虾蟹螺,便统统落入鱼篓。一串串印在沙滩上的脚印,就像是一朵朵绽放着喜悦的花儿。

  滩涂,是霞浦人耕耘的田野;滩涂,是霞浦人收获的希望。

  滩涂面朝东海。湛蓝平静的海水,同那泛着七彩的滩涂浅海在蓝天白云下显得格外沉着、幽静。数不清的网帘,连同作为支柱的竹竿遍布滩涂,依次向外海绵延。浅海上种植海带的浮筒和网箱养殖的渔排,星罗棋布,错落有致,疏密有章。百万亩滩涂,或养殖,或种植,万千竹竿、层层围网、紫菜海带、浮标小船,让滩涂生动起来,靓丽起来。滩涂上巧夺天工的线、点、面,无意中组成一幅幅海耕图画,或淡雅,或绚烂,曼妙绝伦,如琴如歌。

   滩涂是一块巨大的画布,任凭海水与阳光在上挥毫作画。当太阳还未露脸时,登高望远,海天一片蓝色,静谧、安宁。时间推移,天际边先是露出一丝带有蓝调的玫瑰红,随后渐变为暖色调,红得似火,满天红霞倒映在滩涂上,将其侵染成红色的海洋。太阳升高,朝霞泛黄,滩涂变为金色。一天暴晒过后,沙滩的色彩变得轻盈起来,一个个巨大的色块冲击着你的视觉:亮处黄,暗处灰。落日时分,黄色的滩涂又被夕阳染成红色、金色。此时,登上小皓滩涂两侧小山,顺光望去,一块巨大的金黄色滩涂,犹如一叶小舟漂浮在海面上;逆光看去,滩涂中那一条一条从沙滩上流淌过的水流,化作蜿蜒曲折的滩涂动脉,闪烁着迷人的金色光芒……

  霞浦如歌,海岸线越让人流连,总是美得越蜿蜒。

  在山与水千万年的对望后,海与岸有缘相遇,点线面和谐生姿,光和影华美铺陈,霞浦滩涂的瑰丽魅影是田园诗情与山水画意的完美结合,犹如浓墨重彩的油画,又如轻描淡写的水墨丹青,恰似对比强烈的版画,又如通透明快的水彩。

  海上渔村,岁月的潮起潮落

  海上渔村,当地渔民俗称渔排。

  登上东安山,俯视海面,在方圆数十里的海湾中,密密麻麻挤满了由竹竿和泡沫浮筒构筑的渔排。渔排之上,数百座小木屋突兀其间,错落有致,远远望去,俨然是一座漂浮在海面上的城镇。它既像海上迷宫,蜿蜒的水道四通八达;又似八卦迷阵,迂回曲折不见头尾,机船、小艇往来穿梭,给海上浮城带来浓浓生气。
  海水是渔民赖以生存的土地,渔排是渔民的家园,是渔民的“场院”。在这个漂浮在海上的村庄里,渔民船上为家,船下围网养殖,竹竿与泡沫浮筒搭建的“场院”晾晒海带。渔村里,小卖部、卫生所、鱼病站一应俱全,派出所、渔业联合体都挂牌值守。每天早晨,卖菜卖肉卖水果的船儿,沿着村里的水路来回跑上几趟,卖菜卖肉卖水果,送米送气送淡水,即便是谁家岸上来人事先没打招呼,主妇也很快会让饭桌上摆上几道菜。

  近些年,霞浦渔排发展越来越快,越来越多,越来越壮观。数不清的船只相互联缀,远望如一座座水上小镇,又似海上田园,现实中不乏诗意。箱笼遍布,水道蜿蜒,竹竿上晾晒的衣服、船与船之间蹦来跳去的孩子、相互串门子的妇女,默然蹲在船头抽烟的男人,以及海面上荡漾的点点波光,都使海上人家的生活有了劳碌之外的闲适与惬意,庞大的市场需求也给了他们艰难之中更多的希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海上人家”中的古铜色汉子,在无垠的“土地”上,唱的不是稻花飘香,而是唱出了大海的气魄,唱出了海水的赤诚。日子透过咸腥的空气,一页一页缓缓地翻开,有饱经沧桑的凝重,更有辛勤耕耘的喜悦。

  从南到北,看过无数次的海,但总难忘霞浦那片海。日里梦里,那如画的霞,如画的滩,如画的村,一次又一次闯进心中。

  霞浦,一个美得让人不能不勾起无限遐想的宝地。在每一个风生水起的日子,打开这一角风景,蓦然发现——我远在千里,你身影清晰。(作者:雷声的菜园子)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