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摄影指南 > 霞浦旅游 > 列表

霞浦.千里海疆行(第十三、十四集)

发布:2016-09-12 14:07:26来源:霞浦摄影网
第十三集《石城古事》

谷雨时节,清晨的竹林中散发着露水的清香。60岁的陈细英沿着石板路,在古道两旁的山林间搜寻着这个时节山里的美味——绿笋。玉山海拔1098米,是霞浦境内第二高峰。春夏时节,玉山上盛产野生绿笋。作为当地的村民,陈细英挖采这种绿笋极有经验,不到半晌的功夫,她已有所收获。


 
采摘结束之后,陈细英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径直走向了玉山顶上的石头城。古城内的玉山寺正是她此行礼佛的所在。对于虔诚的信徒来说,把自然的馈赠加上勤劳的汗水,奉献给敬仰的神灵,能找到一种心灵的归属感。
 
 
据新版《霞浦县志》记载,玉山寺古时又称“箬[ruò]山寺”,因寺的周围净是密密麻麻的箬[ruò]竹而得名,始建唐太和四年(公元830年),距今已有1186年。相传唐代有七子进京科考途经长溪县玉山下时,被这里的奇观异景所吸引,于是他们共聚山顶建起围城,造寺修佛,后来修成正果,同日圆寂,于是这座城便叫做——七佛城。
 
 
七佛城地处玉山次峰,海拔973米,寺院主殿坐东北向西南,城郭极小,周长不到200米,高仅丈余的城墙,完全是依山势,以碎石垒砌而成,平面呈椭圆形,西面辟拱形城门,门额碑刻“七佛城”,两旁楹联“临山多野趣,对月有新诗”。玉山寺即在七佛城中,小小的石头城,掩护着小小的玉山寺。斑驳的阳光透过石头城墙,洒在七佛城幽古的山门前,让这座静谧的寺院更显神秘。中国著名的古代建筑史学专家张驭寰先生在《中国佛教寺院建筑》里提出,建设这种“城池”式的寺院,主要为了采取防御措施,避免寺院遭到破坏,并且能够有效地保护僧众安全。像这种城寨式的佛寺,在闽东也是独此一家。
 
 
清雍正年间(1723-1735年),一个至今仍在霞浦坊间口口相传的传奇人物——徐步青,就降生在玉山脚下的下徐自然村。徐步青,本名徐天步,出生在一户书香门第。那一年,徐步青得了一场重病,久治不愈,最终是玉山寺的僧人,用生长在高山上的草药救了他。病愈之后,徐步青不再玩世不恭,而是凭藉家学渊源,考取了拔贡(贡生的一种)。后又攻读刑律,做了一名状师。在徐步青往后人生的数十年里,他充分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巧妙地解决了许多疑难冤案,在福宁府多处都留下了他为穷苦百姓打抱不平的佳话。
 
 
早课的最后一声钟声远去,礼佛的供品此时可以被食用了。生火、撒盐、焖煮一小时,经过小火烘制、食盐脱水的笋干可以长时间储存,往后,它将在寺院平静、恬淡的修行生活中,平添一丝淡雅的活跃。在佛教徒看来,这些被供奉过的食物,不仅能带来福报,更蕴藏着来自佛陀的指引。静默、祈祷、诵经,这就是玉山寺日常的修行生活,清贫中蕴含着大道至简的意境。黄昏中的七佛城在夕阳的映照下更显庄严。遥想千年之前,古人忽登山顶,见佛光普照,又将会有怎样的心境呢?



第十三集《城隍之重》

“戚继光平倭卫国,义乌兵保境安民。”正如这副东关村城隍庙的对联所描述,几百年来,霞浦城隍神一直给人们带来了除暴安良、护佑一方的心灵慰藉。
城隍一词的原意,是指一座城市的城墙和护城沟。城隍神,也就是城池的守护神,他的职责是庇佑当地民众免受战乱、洪涝和瘟疫的侵扰,倡导忠孝,弘扬正义。
每月农历的初一、十五,东关村的义乌城隍庙就会迎来不少信众前来进香。拜过城隍爷,意味着会平平安安,诸事顺畅。这里供奉的是鉴察司民城隍显佑伯。霞浦与义乌,一个在福建,一个在浙江,相隔千里,霞浦的信众为何要供奉义乌的城隍?这其中有什么不寻常的历史传奇呢?
义乌,位于浙江省中部,南通广东、福建,西接长江腹地,东靠上海,面对太平洋黄金通道。正是在这里,诞生了明朝历史上最强悍的部队之一:戚家军。从明嘉靖后期至万历前期的20多年时间里,戚继光带领着从义乌招募的两万多名戚家军南征北战,抗击倭寇、戍边抗虏,共同书写了中国古代军事史上辉煌璀璨的篇章。那么,戚继光为什么会到义乌这样一个当年并不起眼的地方招兵呢?


 
明代的东南沿海,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然而,元末明初形成的倭患却让当地的百姓深受其害。大明的军队面对凶狠的海上倭寇,由于不谙对方的战术而十战九败。在这种被动的局面下,登州(今山东)一个幽暗的房间里,一位年仅18岁的青年书写了这样的诗句:“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公元1555年,戚继光因在山东抗倭有功,被调往浙江,承担守护东南沿海安危的重任。戚继光深知,一支拥有足够战斗力的军队,光靠士兵的悍勇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依靠严明的军纪和强大的执行力。就这样,被征召入伍的3000义乌兵开始了严格的军事化训练。
《霞浦县志》载:“嘉靖辛酉,倭犯州境,公以义乌兵八千御之,屡战屡捷,寇遂平。东郊关帝庙,乃其驻兵处。”
五年的入闽征战,戚家军终于将东南沿海的倭寇荡平,实现了戚继光“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爱国理想。为防止残余的倭寇死灰复燃,戚继光在离闽之前,留下一部分义乌兵驻守福宁州(今霞浦),许多人陆续在当地娶妻生子,并最终选择在这里定居下来。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驻守千里海疆的士兵们不免为思乡之情困扰。于是,他们在东关关帝庙供奉起义乌的城隍爷,以此来慰籍自己的乡愁。
悠悠时光中,戚继光和义乌的英勇兵士们都化为历史的星空,但他们的精神却穿过百年沧桑保存了下来,被世代后人继承。时至今日,在东南沿海各地,仍留存着众多义乌兵抗倭的遗址,诉说着先民奋勇杀敌的英雄事迹,霞浦民间特有的糖塔,光饼,曳石活动也在传唱着他们的丰功伟绩。两座城隍一个根的庙宇,几百年的时光就这样积淀在义乌城隍庙的一砖一瓦上,数十代人的感情与精神就这样延续在经殿香雾中。
相关热词搜索:霞浦 海疆 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