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摄影指南 > 霞浦旅游 > 列表

霞浦.千里海疆行(第十七、十八集)

发布:2016-10-17 13:49:27来源:霞浦摄影网
第十七集——《海上红军》

         这里是福建省霞浦县海岛乡政府所在地——西洋岛,距县城约20海里。传说很久以前,途经这里的船民,看到岛上似乎有红发蓝眼的外国人,疑似到了西洋地界,于是将这里取名“西洋岛”。
 
        西洋岛扼守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战略位置相当重要。唐宋以来,这一带的岛屿及海区,曾经分属长溪(今霞浦)和连江管辖。宋嘉祐八年(1063年),朝廷设立福州连江巡检司,管辖西洋岛。6年后,特设西洋巡检,统兵70名,以加强海防。这里碧海蓝天,风光旖旎,海产品十分丰富,许多来自福州长乐和连江等地的渔民经常到这片海域捕鱼,并在岛上安营扎寨,从此在这里定居下来。这批早期的渔民,就是西洋的开基先祖。直到今天,岛上居民讲的全是带着霞浦口音的福州方言,成为闽东的一块方言飞地。
 
 
       从西洋岛往东3海里,有一个绿草如茵的小岛——洋屿。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清政府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此后,英国侵略者在霞浦东冲设立海关,并驻扎水警、盐兵,收取各种税费。由于洋屿附近的海区大小礁石众多,如果没有引航灯塔,船只很难安全通行。于是,100多年前,英国人在这里建造了这座灯塔。灯塔高20多米,塔基用水泥浇注。钢质的塔身经历了百年风雨的侵蚀,早已锈迹斑驳。这里还有一处营房遗址,据说当年守卫灯塔的人就住在其间。
 
 
       柏柱洋,闽东苏区首府。经过几年的星火燎原,已先后建立10个县级苏维埃政府,800多个乡级苏维埃政府。苏区人口近百万,面积达1.1万平方公里,成为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前与中央革命根据地并存的全国八大主要革命根据地之一。
 
 
       在闽东党组织的领导下,这支海上部队的组织纪律性逐渐增强,战斗力大大提高。他们以西洋、浮鹰、北礵等岛屿为根据地,经常出没于霞浦、福鼎、宁德(今蕉城)、福安、罗源等地的沿海,开辟水上交通线,购买军需用品,配合陆上红军作战,护送抗日先遣队到后方医院等,驰骋千里海疆,一往无前。
 
        闽东红军海上游击独立营从组建、收编到整编北上,经历了5 年的时间,为闽东苏区的发展壮大作出了特殊的贡献,这也是闽东党组织在军事战略上的一大创举。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宣告成立。不久,在柯成贵曾经战斗过的闽东千里海疆,共和国的海军部队正式进驻,为守卫东南沿海、加强国防建设、促进军地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这似乎是一种历史的传承。当年闽东苏区的主要领导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海军司令员的叶飞上将在回忆录里这样写到:“闽东苏区与其他苏区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有海上游击队。全国唯一独特的最早的海上红军就在我们闽东。”



第十八集——《畲族歌王》



     这一天,来自福建宁德的大型舞剧《山哈魂》正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隆重上演。舞剧以一代畲族歌王钟学吉传奇般的人生故事为主线,展现了畲家人忠勇、团结和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
 
    清咸丰十六年(1856),白露坑一座古香古色、青砖黛瓦马头墙的宅第里,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打破村庄的宁静。
 
    少年的钟学吉聪明好学,7岁就被送到私塾求学。他的授业老师就是其堂伯钟廷吉。他对学生的课业要求及其严格,每天都要背诵畲族歌谣,不得出错,否则必会责罚。这使得钟学吉从小就受到畲族传统民间文化的浸养。
 
 
清光绪元年(1875年),年方20的钟学吉风华正茂,在恩师的鼓励支持下,钟学吉开始在白露坑开馆倡学。他教学严谨、一丝不苟,深受学生和家长的喜爱。
 这期间,钟学吉还根据民间传说改编了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小说歌《高辛氏》,在族中被视为“祖公歌”。其地位仅次于畲族传宗歌《盘瓠王歌》,被誉为畲族历史叙事史诗。
 
 
 可以说畲族小说歌是畲族历史文化发展的里程碑,有力地扩充了畲歌的发展空间。钟学吉倾注一生,用生命守护、传承和发展畲族文化,畲族歌言自他开始,由口传进入文字兼传时代。
 
 
 
民国二年(1913年)春节期间,年近花甲的钟学吉被推举为会馆的董事之一。这一看似平常之举却带来了畲歌的“春天”此后,钟学吉以会馆为基地,收集、整理和改编大量的畲族民间歌谣。从此,山民会馆便成为小说歌传承和传播的重要场所。民间称道“有山哈的地方,就有钟学吉的歌”。
 
 
 
 钟学吉晚年还创作了一部思想性和艺术性高度成熟的扛鼎之作《末朝歌》。《末朝歌》着重叙写清朝政府的腐败和民国初年军阀统治带给人民的灾难,钟学吉第一次直面悲惨凄凉的社会现实,以一个高度社会责任感和忧患意识的畲族旧知识分子的良心,发出了“当今末朝个样生(叫老百姓怎么活下去)”的呼号,以饱尝沧桑的目光,期盼“真命天子”的出现。
 
这些发黄破旧的纸页,印证着畲歌久远的历史和曾经的辉煌。从各处搜集来的歌本,很多都因年代久远看不清字迹,钟昌尧就凭着儿时的记忆或走访一些老者把歌本补充完整。正因为对畲歌的这份执着和热爱,钟昌尧赢得了“歌王传人”的声望和人们的深深敬重。
“歌是山哈传家宝,山哈歌言唱万年”。歌声穿过历史、穿过时空,在宁静的村庄中,在远方的大山里回荡,在畲族人民的心田流淌。走过了悠悠岁月、苦难与新生的畲歌,也将会被畲族的后人们继续传唱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霞浦 十八集 海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