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摄影指南 > 霞浦旅游 > 列表

霞浦.千里海疆行(第二十三集、二十四集)

发布:2016-11-25 15:45:17来源:霞浦摄影网
第二十三集——《足球岁月》

不知从何时起,足球对12岁的陈祺昊来说已不再是单纯的玩具,而成了他生活中的一个好伙伴。班级对抗赛还未开始,场边已传来阵阵呐喊声。别看陈祺昊个子不大可在球场上的他却迸发着巨大的能量。 


在霞浦县城,有一个黑白相间的足球雕塑矗立在文化公园的中心,体现了足球在霞浦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史料表明,早在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有了蹴鞠游戏。“蹴”有用脚蹋、踢的含义,“鞠”最早系外包皮革、内实米糠的球,“蹴鞠”就是指古人以脚蹴、蹋、踢皮球的活动,类似今日的足球。2004年7月15日,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先生向世界正式宣布“足球起源于中国”。

 
在霞浦,足球运动也有着较为悠久的历史。霞浦人爱踢球,爱看球。对足球的热情,犹如流淌在血液里的基因。
 
1895年,英国传教士从大洋彼岸来到了福宁府(今霞浦)。在当地,他们在开办教堂、学校、医院的同时,也带了一项用脚踢球的运动。生龙活虎的“足球小子”给霞浦这座千年古城带来了勃勃生机,也为霞浦足球的辉煌,种下了薪火。
 
 
1980年,从小热爱足球的徐章铭,出任实验小学足球教练一职。徐章铭希望能够从小宝贝们开始抓起,建立一支少年儿童足球梯队。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县里的实验幼儿园。在他的精心培育下,从1981年至1986年,徐章铭所带领的贝贝队连续6次获得宁德地区基层小学足球赛的冠军。
 

 
1988年,羽翼渐丰的贝贝队摘得了全省第一的桂冠。时隔半年,这支娃娃队代表福建省参加了秦皇岛“走向2002年全国儿童足球夏令营”暨“娃娃杯”足球赛,获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
 
时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体育报》上获得这一消息后,特地致信表示祝贺。

 
 
在习近平同志的亲切关怀下,霞浦足球在随后的几年里越战越勇,屡创佳绩。一个当时只有40多万人口的闽东小县城,在一枚足球的带动下火了。霞浦人享受着足球带来的激情与欢乐。
 

2015年,省体育局授于霞浦县“足球特色县”的称号。

 
入夜,陈祺昊在父亲的带领下来到闽东唐氏建业足球俱乐部,这里是霞浦足球人熟知的一个据点。一枚小小的足球,牵动着在座每一人的梦,一个关于霞浦、关于福建、关于十四亿中国人的足球梦。


第二十四集——《杯溪向海》

杯溪是霞浦境内最大的溪流,它发源于柏洋乡塔后村,由北向南流经大小几十处村落,最后至盐田乡政府所在地奔向三都澳,汇入东海。杯溪哺育了沿岸众多的百姓。杯溪流域的村民,世代捕捞鲜美的鱼虾鳗蟹,沿溪开垦肥沃的土地,种植竹林、茶树、柿子、李子等经济作物。更重要的是,杯溪是他们走出大山、奔向大海的重要通道。
 
 
 当地人借助杯溪往返内陆山区和沿海地区,靠的是他们就地取材制作的一种交通工具——竹排。竹排制作过程复杂且考究,其中最关键的是烧排头这道工序。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高温处理,竹排的头部才能高高翘起,像飞鸟一般。

 
 2011年,霞浦县文物部门在杯溪流域的柏洋乡、崇儒乡境内,先后发现了20多处不同朝代的古窑址。其中包括北宋青瓷、南宋龙泉窑系青瓷、明代早期青花、清代青花和民国青花等。经福建省文物鉴定中心陶瓷专家鉴定,宋代杯溪流域生产的陶瓷,大部分为民间外销瓷,且品种多样丰富。

 
1958年,国营霞浦县瓷器厂在盐田成立。在瓷器厂旧址的后山,有一排排建筑材料十分特别的房子,建房的砖是用黏土烧的,院墙是盆盆罐罐搭起的,处处保留着烧瓷留下的烙印。

 
上村位于杯溪与霞浦倒流溪的交汇处。两溪环绕,犹如冠带环抱,使村庄腹地恰似樱桃,故而上村又有桃地之称。村落以一条横向的街道和两条沿溪的道路为骨架,构成东西为主、向南北延伸的村落街巷布局。

 
早在唐初,上村就有阮姓先民居住,后又有薛、汤、苏、郑等14个姓氏的家族迁居于此,繁衍生息,逐渐发展为杯溪流域人口最多的村落。上村现有清代民居26座,基本保留了原有的建筑风貌。

 
宋熙宁七年(1074年),朝廷在此开设官渡,以木帆船载客往返省际官路盐田至宁德(蕉城)飞泉(飞鸾)间,这是福温官道中最重要的水上通道。来往客人和货物,必须顺应潮汐确定搭船时间,错过了潮汐就得过夜,所以官府在此设立了驿站和公馆。


从宋代开始,长溪县(治所在今霞浦)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区域。当时,古渡附近的盐田港是这里最大的口岸,来自各地的货物,在这里集散,进而销往四面八方。《霞浦县志》记载:“盐田港,港流极曲,凡西乡梅溪以上溪水,俱由此入海,即西乡之土产,亦无不从此出口也。”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达官贵人,都曾驻足盐田海岸,抚今追昔。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春,四川省犍为县人李拔(1713-1775年),从湖北宜昌知府的任上,调任福宁知府。他在盐田渡口吟咏并书刻了一首题为《盐田待渡》的七绝诗:
十载邀游控海山,风帆高挂水云间。
盐田待渡情无限,天汉乘槎兴未阑。
 


当年,福宁知府李拔在盐田渡口发出的感慨,至今依然凝固在青石上。而奔腾不息的杯溪水,依旧从霞浦之北的崇山峻岭中,一路南下,奔向浩瀚的东海,在新的“海丝”之路,唱响温麻古邑千年的船歌。

相关热词搜索:霞浦 海疆 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