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霞浦民俗 列表

霞浦县风俗

发布:2017-02-18 21:54来源:霞浦摄影网
霞浦县风俗


岁时习俗
春节
俗称“做年”。旧例休息五天,称歇年。正月初一凌晨,各家争先恐后开大门,放鞭炮“接年”。起床后,人人喝糖茶,寓意“尝甜头”;吃甜糍汤,寓意“行时”。早餐吃素菜,有的添加红头菜(菠菜)、芹菜,寓意“走红运和勤劳”。饭后,人们穿戴一新,相互串门拜年贺岁。客人到家,主人敬糖茶,请吃桔子、年糖等茶点。民俗初一日忌扫地、淘米、挑水、食粥、倒马桶、倒垃圾、借钱讨债、说不吉利话。渔家(蛋民)妇女、小孩从初一日起,到陆上居民区挨家挨户要糍粑,俗称“行时”。初二、初三日,农村和城关的新丧人家分别为死者“过白年”,忌串门。春节传统娱乐活动有舞龙、舞狮、唱戏等。新中国成立后,春节列为法定节日,放假三天,文化生活丰富多彩,节日气氛持续到正月十五日。
元宵节
农曆正月十五日。主要活动为元宵夜观花灯。传统习惯是十三日张灯,至十八日结束。城镇地区亲戚间互赠彩色小纸灯给小孩,俗称送“元宵灯”。“文化大革命”期间,取消花灯活动。八十年代,元宵夜花灯新奇多样,伴有铁机、台阁、舞龙、舞狮等民间文艺活动。1985年,在城关举行元宵灯会,展出花灯近百种。水门乡观音亭寨,每年元宵日都聚集闽浙边界八县佘族青年男女数百至上千人,举行对歌活动,直至日落而归。
后九节
农曆正月二十九日,又称拗九。中午进食糯米佐以花生、红枣、瘦肉等煮成甜味或咸味的午饭,俗称“食后九昼”。
清明节
清明日至立夏前,择日祭扫祖坟。三沙一带,祭扫新丧亲人坟墓,女人得穿白衫。新中国成立后,机关干部和学校师生自发到革命烈士陵园敬献花圈、打扫墓地,形成风气。八十年代,离退休老同志常举行清明日“踏青”活动。
立夏
农村群众多在立夏日煮食米浆、韭菜、蔗糖相拌的煎饼,俗称“立夏壁”。俗忌立夏时刻睡觉。
端午节
农曆五月初五日,俗称“五月节”。节前家家裹粽子,亲友馈赠颇丰,俗称“送节”,女儿出嫁头年送节尤厚,俗称“头年节”。家大门两旁悬挂蒲剑艾叶,点雄黄香,洒雄黄酒。儿童额头涂抹雄黄酒,胸佩香囊,意为禳灾避邪。午餐丰盛,饭罢歇节,俗称“人歇五月节”。后港、松山、三沙等沿海乡村,午饭后多举行龙舟竞渡活动。
中元节
农曆七月十五日,俗称“做七月半”、“鬼节”。民间颇重视在中元节祭祀祖先。新中国成立后,一度被作为迷信活动破除。八十年代,祭祖活动有所恢复。
中秋节
农曆八月十五日,又称“团圆节”。城乡居民普遍蒸中秋糕,亲友互赠月饼、糖塔等,礼物颇丰,俗称“送中秋”。当晚,阖家欢聚吃团圆饭,俗称“食中秋暝”。饭后分食月饼,相聚赏月。城镇街市灯火辉煌,市民结伴逛街,俗称“逛中秋”。城乡男壮好曳石活动,尽情游乐至午夜方休。“文化大革命”期间,曳石活动被作为“四旧”破除。
重阳节
农曆九月初九日。亲友互赠重阳糕(水糕),男女老少踊跃登高。1988年,省政府颁定重阳日为敬老日,政府部门有组织地开展重阳日老年人登高活动和社会敬老活动。
立冬
城乡居民在立冬日杀鸡、宰羊或购买营养品进补,俗称“补冬”。
冬节
农曆冬至日。节日前夜,家人相聚搓汤圆,寓意“阖家团圆”,还用萝卜刨丝为馅,製成米□,充作节日早餐,并用以祭祖祭天,或赠送亲友。
祭灶
农曆十二月二十三日或二十四日(俗分为“官三民四”)。晚饭后,灶台摆设祭品祭祀灶神,俗称“祭灶”。祭毕,煮少许米粉、菜肴,连同祭品,全家同吃“祭灶酒”。“文化大革命”期间,祭灶被作为“四旧”破除。八十年代,祭灶习俗有所恢复,但多数人家只吃些夜点。
除夕
农曆一年最后一天。除夕前,家家户户“扫尘”搞卫生,备办年货,外出者皆赶回过年团聚。除夕晚,全家团聚共进晚餐,俗称吃“长岁暝”。饭后,洗切好初一日用菜,煮新鲜年饭;灶膛埋下火种,寓意烟火延年不断;家长给未成年的子女分发压岁钱。入夜,子女多通宵达旦守岁,祈望大人长寿。柏洋一带,夜深时每人吃一碗麵条,寓“长命”,家长喝一碗桂圆汤,寓“保一家团圆”。新中国成立前,穷人家害怕债主逼债,除夕前纷纷离家躲债,直至初一凌晨方可归家。八十年代,城乡居民多全家围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欢度除夕夜。
 
婚嫁
相亲
民国及其以前,婚姻多由父母包办,讲究门第相对,由男方托媒向女方提亲。民国后期,由媒人陪同男、女方到对方家相亲,俗称“看昔”。女方若煮糖蛋包招待,表示没有异议,男方便可请“八字”,女方即可出具庚帖。新中国成立后,贯彻实施《婚姻法》,男女青年自由恋爱成风,托媒说亲者渐少,但农村仍时兴介绍人介绍,相亲俗例多保留。
合婚
男家将女方庚帖和男方生庚,送请算命先生算卜,如无“生克相冲”便可定亲。农村有些迷信人家还把女方庚帖压在中庭祖宗神牌之下,经旬日无异象,始可合婚定亲。新中国成立后,合婚习俗一度废止,八十年代后期又渐公开。
订婚
男家择日订婚,备衣服、戒指、糖果等礼物,向女家行纳吉礼,俗称“压定”或“小定”。并请女方开列礼单,男女双方互换庚帖。其后,择日行纳征礼。男家备齐女方礼单开列礼物,以及公鸡二只、山珍海味“下定盘”若干盘,举行告祖礼后,送往女家,俗称“下定”或“大定”。女家回赠男方袍褂、鞋帽,母鸡一只。三十年代,国民政府一度提倡“文明订婚”,城关有少数知识青年回应。1953年,全面施行《婚姻法》后,订婚礼俗简化,男女双方交换一件纪念品即成。七十年代,由农村到城镇逐渐恢复订婚旧俗。八十年代,礼金不断加码,高达万元,造成不少人负债累累。
送日子
男家择定迎娶吉日,用红帖题书“X月X日迎娶大吉”,并备鱼肉珍果等二盘或四盘,俗称“日子杠”,让媒人送往女家,行请期礼,俗称“送日子”。新中国成立后,“日子杠”多以米糕或糖果取代之。
轿前盘
结婚前夕,男家备猪腿、海鲜等八~十盘,供女家举办出门酒席,俗称“轿前盘”。五十年代,提倡喜事新办,“轿前盘”几乎废弃。六十年代,农村复兴此俗,盘色简为四盘,送盘担改为迎娶当日。八十年代,“轿前盘”多保留猪蹄、果子包,其馀以红包替代。
迎妆
男家遣人运送“轿前盘”,随带“娘奶花彩”、“封笼包”、“梳头包”等各种例定红包,往女家迎接嫁妆,俗称“搬嫁妆”。嫁妆多寡视家境而定,男家绝不议论,俗有“有人讨礼金,没人讨嫁妆”之说,但马桶(俗称“子孙桶”)、洗浴盆、火笼、剪刀、针线、红布袋不能缺少。嫁妆请女方母舅加锁贴封,俗称“阿舅封笼箱”。嫁妆到男家后,摆大厅让亲友参观,俗称“看笼杠”。五十年代,迎妆俗废。六十年代,迎妆俗逐渐恢复,并改为当日迎妆,城镇少数人家有缝纫机、收音机、自行车陪嫁。八十年代,嫁妆攀比高档,逐渐由黑白电视、收录机、洗衣机向彩电、音响、电冰箱发展,嫁妆价值上万元,常用二辆机动车搬运。
哭嫁
新娘在出嫁前夜,邀女友六人共寝,俗称“陪睡”。日出不起,俗称“赖床”。早餐不进食,俗称“淨腹”。在床上哭嫁,俗称“哭分姓”。中午“出门酒”罢(三沙“出门酒”在回门时举办),对长辈亲友行“辞行”礼。近黄昏时,行“开脸”、“梳头”、“分家计”等礼。出家门上轿时改穿兄长旧鞋,由母舅扶上轿,俗称“阿舅抱上轿”。五十年代,城镇地区基本废弃哭嫁礼俗,农村有所保留。八十年代,哭分姓、辞行、开脸、梳头、分家计等俗时有所见。
迎亲
传统习俗用花轿迎娶,由媒人带吹打乐手等前往迎亲。当午女家举办“出门酒”款待亲友,席散后花轿始可进门。新娘上轿后,由兄长上前挽轿三次,俗称“留轿”。而后鸣炮奏乐起轿,由伴房妈或送嫁婆随同。途中逢桥、过河均要抛红蛋,俗称“过桥蛋”。新中国成立后,迎亲礼俗渐简,花轿一度废除,改为步行。70年代,农村迎亲多改用小型拖拉机,少数山村複用花轿迎娶。八十年代,逐渐流行小轿车迎娶。
婚礼
黄昏时花轿到男家门口,童男童女出迎,以福寿双全的老妇扶新娘下轿,俗称“阿婆牵下轿”。新郎、新娘在厅堂拜天地、祖宗、互拜,俗称“拜堂”。拜毕,新郎捧“斗灯”前引,新娘踏布袋入新房。布袋不断传递,寓意“一代传一代”。邻里儿童、妇女入新房抢果子豆,寓意“得子”。婚宴由母舅坐首席首位,俗称“阿舅坐大位”;新娘与伴娘等在洞房设“床前桌”,由媒人坐首位。散席后,亲友闹洞房,新郎、新娘相互敬酒,行合卺之礼,俗称“喝双杯”。第二天,新娘下厨,俗称“下灶前”;向亲族长辈行礼,俗称“见客”。五十年代,青年男女多择节假日到政府部门办理结婚登记,举行茶话婚礼或集体婚礼。六十~七十年代,旧婚礼在农村时有所见,但礼仪稍简。八十年代,拜堂被弃,其他礼仪也多简省,少数人举行旅游结婚度蜜月。
回门
婚后第三天或第二天,新郎陪新娘回娘家,俗称“回门”。由女家发请帖,俗称“送油”或请女婿。新娘回娘家称“头转客”,新郎上岳家称“做女婿”。新郎备糕点、果子包等见面礼,随去男宾一人任礼生,俗称“做亲家伯”。岳家设宴款待女婿,称“回门酒”或“请婿酒”。酒宴由平辈兄妹作陪。宴罢,返回男家,远路则可隔夜返回。南乡少数村落,旧俗要等生育后,怀抱子女回门作客,新中国成立后废弃。三沙一带,出门酒在婚礼第二天回门时举办,亦称“回门酒”。
合船会婚
合船会婚是县内蛋民的传统婚俗。蛋民以船为家,婚嫁之日,男女两家船上挂红布,泊于平常停靠的港湾。各方亲友船隻左右靠近,船头相挨,形成若干扇形船队,供作婚礼、酒宴场地,称为“合船会婚”。男家用四桨新船作轿船,张灯结綵,趁早潮初涨驶往女家迎娶。女方在当天中午举办“出门酒”宴请宾客。晚潮涨潮时,新娘上轿船,嫁妆随行,在退潮前赶到男家。拜堂仪式在联合船队甲板上举行,并设宴谢客,一船一席,席地围坐吃喝,席罢,亲友船隻离去。
 
生育 寿庆
生育
孕妇分娩,俗称“坐月里”。饮食以米饭、鸡、蛋、红酒为主,忌食盐、青菜。产后三天,俗称“三旦”,亲友送公鸡、鸡蛋庆贺,俗称“送托腹”。产后十四天、二十四天,称“十四旦”、“二十四旦”,向亲友分送煎蛋、米酒,称“送蛋酒”。亲友回赠衣料、蛋、面等贺礼,外婆家贺礼尤重,俗称“送满月”。满月之日(女婴提前一天),为婴儿剃满月头,中午设“满月酒”宴请亲友,俗称“做满月”。女婴满三月、男婴满四月“坐轿簏”,轿簏放于厅堂,男儿面向外,女孩面朝内,寓意男主外事、女理内务。婴儿周岁,俗称“做晬”,外婆家送衣衫、鞋帽、银牌或天官锁等礼物,亲戚或送红包或送布料庆贺,主人家设午宴答谢。
冠礼
小孩十六岁行冠礼,俗称“做十六岁”。城关小孩在十六岁生日行冠礼,农村多在春节举行。亲戚馈送面、蛋、衣物等贺礼。城关人家多数备酒菜款待亲友,农村多以糕点答谢。民国时期,冠礼“祝星”、“过关”仪式渐废,其他礼仪沿用至今。八十年代,城镇地区“做十六岁”举宴成风,亲友贺礼简为仪包、仪蛋,母舅贺礼尤重。
寿庆
习俗在春节祝寿。从五十虚岁始,每增十岁一祝,俗称“做十”。三沙地区有三十岁庆寿之俗。祝寿亲友送红包为“包乾礼”,送寿烛、寿麵、布料、猪肉等礼物为“湿礼”。女婿、外甥礼品从厚。南乡岳、舅做寿,婿、甥应送熟猪腿,俗称“猪脚钵”。祝寿贺礼不全收,按亲疏回赠仪包,称“回根礼”。新中国成立前,富家寿堂张灯结綵,寿者端坐太师椅,晚辈依次拜夀,子女设家宴祝寿,俗称“做暖寿”。一般人家无力设宴,只煮寿麵贺寿。五十~六十年代,寿庆简办。八十年代,民间举办寿宴庆贺的日益增多。县退休干部活动中心曾举行集体祝寿活动,影响颇佳。
 
丧葬
举丧
老人寿终正寝,俗称“百年”或“归终”。乡人最惧无子送归终,故老人临终,子女亲属得守候身边送终。老人咽气后,取井水擦拭遗体,俗称“买水”洗身。然后梳头(理髮)更衣,理髮留后半部,寓意“留后发”;寿衣穿单数,五、七、九重不拘。遗体移至后厅“七星板”(俗称“七床”)上,俗称“殓后厅”。直系子孙举哀,披麻挂孝,昼夜守候尸旁,丧事托旁人主持。高龄老人去世,俗称“老喜丧”,停尸一段时日,全族停炊举哀。
讣告
老人逝世后,迅速遣人将噩耗报知亲友。尤其女性去世,应向女方娘家报丧,俗称“母死报后家”。报丧不分晴雨都带雨伞,把伞倒倚门外牆边,不行常礼,对方即知是亲属噩讯。城镇士绅之家多在收殓后,发《讣闻》、设灵堂,通告亲友开吊和出殡日期。七十~八十年代,城镇地区多由死者单位或子女在大街张贴《讣告》,将入殓、举行追悼和出殡的时间公告亲友。
收殓
死者入殓前,家人多要举行“超渡亡灵”活动,俗称“做殓暝”。入殓在黄昏涨潮时举行,亲属披麻挂白,向遗体行告别礼,子女绕棺跪行三匝,俗称“辞棺”,然后盖棺。
弔祭
民国时期,富家死者入殓后,设灵堂于正厅,供亲友弔唁,俗称“开吊”或“弔丧”。普通人家多隻结合收殓、出葬进行“拜祭”,有收殓前“柴头祭”,出葬前“起马祭”,送葬途中“拦马祭”。新中国成立后,弔祭、拜祭俗在城关逐步消失,农村仍时有所见。公职人员逝世后,由所在单位举行追悼会,以示悼念。
安葬
安葬有墓葬、土葬、火葬三种形式。墓葬多为合葬或丛葬,先修筑坟墓、寿域,死后即葬,俗称“血葬”,停柩择吉安葬,俗称“喜葬”;土葬为民间薄棺速葬主要形式,多数地区凿穴为圹,一柩一穴,俗称“土圹”,三沙与南乡沿海地区多平地挖坑入葬,俗称“平埋”;火葬仅限于僧尼,结木为架,焚尸留灰。出葬时抬灵柩者四人或八人、十六人,俗称“四人扛”、“八坐”、“十六车”。前头黑彩为引,鸣锣开道,彩旗、颜亭、鼓乐队随后,孝男孝女披麻扶柩左右,亲戚朋友挂白送行。及至近郊,孝男跪叩“谢客”,送葬亲友、女眷止步。下葬毕,卸掉丧服,披红挂彩,奏乐回虞,当晚设“回虞酒”宴请宾客。若是中年悲丧,则不设宴,只用“平九碗”招待亲友。八十年代,城镇地区操办丧事,大操大办,颇有浪费之习。
戴孝
居丧戴孝按子、孙、曾孙、玄孙辈份、亲疏,分为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等五服。子女服丧三年,披麻百日,男不理髮,女不豔装,妻随子服。居丧婚嫁,已订婚男女应在百日内婚娶,逾限则须三年消孝之后。新中国成立后,戴孝礼仪逐渐从简,一般是出葬当日披麻挂孝,葬礼结束后,子女仅戴“孝箍”,以示居丧。
做七
人死后,每七天设吊一次,在灵位前供饭菜、烧冥钱,以示追思,俗称“做七”,有“头七”、“二七”、“三七”、“七七”和“百日”、“头年”、“三年”等。
 
称谓
直系亲属称谓
曾祖父、曾祖母,呼阿太公、阿太婆。
祖父、祖母,呼阿公、阿妈,或爷爷、奶奶。
父亲呼阿爸、阿爹,少数呼阿伯或阿叔;母亲呼阿奶。今多呼爸爸、妈妈。
夫妻间多直呼其名,外称老公、老妈或爱人。
儿子、儿媳称仔(即囝)、媳妇。
孙子、孙媳、曾孙、曾孙媳,均称孙仔、孙媳妇。对晚辈通常直呼名字。
旁系亲属称谓
祖父的兄弟及其配偶,呼阿伯公、阿伯婆、阿叔公、阿叔婆;祖父的姐妹及其配偶,呼阿姑婆、阿姑公。
父亲的兄弟呼阿伯、阿叔,其配偶呼阿姆、阿婶,其子女称堂兄、妹。
父亲的姐、妹呼阿娘、阿姑,其配偶呼阿丈、阿姑丈,其子女称表兄、妹。
胞(堂)兄、姐呼阿哥、阿姊;弟、妹呼阿弟、阿妹,或直呼名字。
兄、姐的配偶呼阿嫂、姊夫;
弟、妹的配偶呼弟媳妇、妹婿,当面多呼名字。
兄弟的子女称侄子、侄女,外称孙子、诸嬷孙,当面直呼名字。
姐妹的子女称外甥、外甥女,当面直呼名字。
表兄弟姐妹呼阿表兄、阿表弟、阿表姊、阿表妹;
表兄、表姐的配偶呼阿表嫂、表姊夫;
表弟、表妹的配偶多呼名字。
姻系亲属称谓
母亲的父母呼外公、外婆,或阿公、阿婆。
母亲的兄弟呼阿舅或外舅,其配偶呼阿今或外今。
母亲的姐妹呼姨娘或阿娘,其配偶呼阿丈或姨丈。
阿舅、姨娘的子女,以表兄妹相称。
亲的表兄弟姊妹及配偶称表舅、表今、表姑、表姑丈。
妻子称呼夫家旁系长辈、平辈亲属,传统跟子女称呼,呼晚辈方跟从丈夫称呼。今多跟丈夫同样称呼。
妻子的父、母(岳父、岳母)称丈人、丈奶,或视其与己父年龄差别,呼阿伯、阿母或阿叔、阿婶,今多跟随妻子称呼。妻子的兄、弟、姐、妹及其配偶,外称大娘哥、大娘嫂、小舅、小今、大娘姊、姊夫、小姨、妹婿,当面则依照妻子称呼。妻方其他长辈亲属,传统跟子女称呼,今也跟随妻子称呼。
女婿、儿媳、姐夫、妹夫、兄嫂、弟媳妇的父、母,称呼亲家、亲母;女婿、姐夫、妹夫的兄、弟、姐妹,称亲家伯、亲家叔、阿姑;儿媳、兄嫂、弟媳妇的兄弟、姐妹,称阿舅、姨娘。
 
农事习俗
关门秧
春播结束,农民留余秧几束掷粘于房厅天顶,俗传可避住宅毛火虫。
牛节
农曆四月初八日,俗称“牛歇四月八”。耕牛休耕一日,主人备泥鳅、米酒喂牛补体。
分龙
农曆夏至后第一个辰日为分龙日,俗称“龙分域行雨”。是日忌铁器、粪肥下田,农民休耕一日。农业合作化后,此俗废弃。
敛园埕
秋粮收成后,田主备精菜或米粉、米酒宴请帮工、雇工,俗称“敛园埕”。农业合作化后,生产队在秋收后常举行集体会餐,旧俗新办。八十年代,部分承包经营者恢复此俗。
食新
秋收后,农户用登场新米煮乾饭,先设案焚香,敬谢天地神明,而后全家欢聚“食新”。新中国成立后,大部地区废弃此俗。
驯牛
农曆十二月初八日,俗为牛犊学耕日。黎明时分,驯牛者披蓑戴笠,牵牛在沙地学耕,至牛犊拉犁能听使唤、会转弯抹角为止。
炼山
造林炼山,必先开“火路”,于路口焚纸帛,喊警“圈内生灵速离”,然后择日放火炼山。农业合作化后,焚香烧纸之俗废除。
开山礼
採伐成片林木,择吉日开工,俗称“开山”。先备三牲等祭品祭祀山神土地,俗称“开山礼”,又称“上楼福”。砍伐第一株树木,先用柴刀轻敲树根,寓不“惊心”。伐木人员互称“师傅”,忌直呼名字。新中国成立后,“开山礼”基本废除。
官井捕鱼
官井洋大黄鱼汛期(立夏至夏至,先后三水),沿海群众组织捕黄鱼围缯,两船一对,俗称“瓜对”。“瓜对下洋”,必先迎接妈祖等神明,香火供祀于母船中舱,然后宴请渔工吃“下洋暝”。渔工上船忌带鞋、带菜肴,称呼说话忌“伯”(意破网)、“朝空”、“浮头”、“不著”等语。头水回航,吃碗甜赤面,并向亲友分送头水黄瓜鱼。三水过后,黄鱼汛期结束,俗称“水尾”,“瓜对上洋”回村。获利者备祭礼谢神,互相宴请庆贺。
打桩酒
沿海定置网作业,俗称“□艚”,□艚挂网的桩位,俗称“桁位”。“桁位”有优劣之分,传统习惯多三年轮换一次。到期择农曆正月吉日,定置网作业者集于神前祝告,抓阄定桁位,然后宴请打桩帮工,俗称“打桩酒”。新中国成立后,渔业生产单位沿袭此俗,打桩前举行集体会餐。
 
建造习俗
建房
民间建房先选择方位,流年吉利。择定合砖、架马、定磉、上梁、安门等吉日良辰,东家均备红包、蛋酒敬请师傅。上梁仪式最为隆重,架扇、立柱、牵桁、上大梁,均大放喜炮或吹奏鼓乐庆贺,生肖“相冲”者皆回避。大梁正中钉红布飘带、子孙椽,贴“罗天大进”或“紫微銮驾”等横额;顶压红绳捆缚的瓦片,披挂亲友赠送的彩布、“压梁米”;二桁左右夹常青松柏,悬挂“子孙灯”、“子孙槌”;正厅供鲁班祭礼。木匠立于梁顶,唱“上梁歌”,撒五穀、蟠桃、铜钱、竹钉,寓意发财添丁。上梁仪式告成,随即举办梁下酒宴请工匠、亲友。筵席以泥匠为首位,木匠、亲友、帮工挨次入席。房子建成后乔迁新居,俗称“搬昔”。择吉日移“火种”、安床,亲友送水糕、鞭炮、联幛等贺礼,邻居送仪蛋,主人设午宴谢客,俗称“搬昔昼”。新中国成立后,礼俗渐简。兴建砖砼结构民房,以封顶代为“上梁”。公共建筑开工、竣工时,则举行奠基和落成典礼。
造船
造船开工定远(造大龙骨)、造下英、上桅杆等都选择吉期举行,备蛋酒、红包敬谢师傅。船体“龟壳”骨架用樟木等倒头枋料,船舱口或连家船中舱竹篷两旁各钉红布飘带,以示吉祥。船头安眼,以示能观四方。竣工下水,备祭礼祭祀鲁班、海神。新中国成立后,新船下水仪式简化为鸣炮庆贺。
修桥
民间修桥须选择坐向,流年吉利,禁忌桥孔直对民居。择吉动工,设礼祭鲁班,村人生肖与吉辰“相冲”者皆回避。桥梁落成,鸣炮庆贺,工匠解桥栏索、喝彩、向四方撒糕果,邀村中五代同堂或四世同居有“福”之家先行过桥,俗称“纳福”。官方或独资建桥竣工,则由地方长官或捐资者先行过桥。新中国成立后,旧俗多废,公路大桥竣工时举行通车剪綵典礼。
筑灶
筑灶奠灶基、取土、造灶心、安五穀瓮均择吉辰,敬赠工匠红包、仪蛋。“五穀瓮”用小陶罐装谷、麦、芝麻、豆、黍及铜钱、竹钉等,埋于灶心,寓意“五穀丰登,财丁两旺”。八十年代,城乡居民推广使用煤炭灶、液化气灶、电炊具,此俗逐步衰退。
建瓦窑
择日鸣炮动工建窑、拱窑、封顶,窑成祭神,宴请师傅。日常祀土地,祈平安发财。合作化运动后,集体经营瓦窑,旧俗废。八十年代,少数业主复兴此俗。
 
工商习俗
拜师习艺
传统拜师习艺,给师傅献猪蹄、红包,三年为徒。先学粗活,听师傅使唤,帮做家务。师傅供膳食,每年发给冬夏服装各一套,过年发给压岁钱。三年艺成,去留自便。若不能独立操作,跟师作半徒弟,可得少量工钱。新中国成立后,各行业徒工由劳动管理部门统一招收,企业供给生活费,指定授艺师傅,学徒期满转为正式工。八十年代,个体服务行业增多,复兴拜师习艺。学徒生活待遇因人而异。逢年过节,徒弟向师傅送礼。
开业
店铺开张营业都选择吉日,门面佈置一新,张贴“财源茂盛”等吉祥楹联,鸣炮开店门。开业后,常年祀土地神,在例定时间做“土地福”,祈财运亨通。私营工商业改造后,废神位,开业礼仪从简。80年代,个体商店开业,披红挂彩,热闹有加;国营、集体单位多举行剪綵典礼,庆贺开业。
讨债
新中国成立前,私营商店对“门头主”(常客)有赊销惯例,有的坐商发手折(俗称手镜)赊账。还款期限,通常分端午节、中秋节、年前三期。每年腊月祭灶前,店主分送清单催债,俗称分“数单”。除夕夜,债主可挑灯笼登门收账,至凌晨迎春鞭炮声响而罢。新中国成立后,除夕夜讨债俗废。
贴红封金 新中国成立前,商店、作坊停业过年,店门、柜檯和箩筐、斗升、算盘、秤、锤、尺等用具,贴(箍)上红纸条,俗称“挂红”。有的市斗、钱柜用书有“黄金万两”的红纸封红,寓年年有红利、财不外泄意。五十年代破除迷信,俗废。八十年代,部分个体户又兴此俗。
 
居住
县内住宅俗称“昔”。传统为家族聚居,一家一房。兄弟分居,俗为兄居左、弟居右,或兄居前、弟居后;住宅不够分配的,一般是“长子不离居”。六十年代及其以前,民居瓦房、草房,多数是土木、砖木结构的单层或双层建筑。七十年代初,始有砖砼结构的“平台昔”。八十年代,城乡住宅逐步向现代庭院式结构发展,居住习俗也由传统的四世、三代同堂向小口之家转化。
草房
主要分佈在海岛、佘族聚居区和边远的贫困地区。其中竹木结构的简易草房称草寮,多数是“个”字形木竹支架,茅草披盖,单层、统间、无窗,只开小门出入;土(石)木结构的草房称草寮昔,筑土或砌石为牆,木梁架或木梁柱、竹桁椽,稻(茅)草为盖,房屋呈“介”字形,多为单层建筑,设一厅二房(前后开间),门窗齐全。海岛地区的草房,普遍用草绳、石坠加固,以御大风。
瓦房
县境传统瓦房,多数是土木、砖木、木结构,硬山式或悬山式双坡屋面。城镇地区的瓦房多半是二面或三面砖牆,俗称“砖昔”,富户的瓦房两边砌有风火牆,俗称“火牆包楞”;农村瓦房多筑土为牆,二面或三面、四面土牆,俗称“土牆昔”;南乡沿海村落为御风雨,多以三合土包牆,俗称“三合牆”;林区瓦房多为木结构,俗称“柴昔”。瓦房的建筑形式,流传较广的有明代式、清代式和民国时期的“洋楼式”三种:明代式瓦房为双层结构,抬梁穿斗,上下出簷,悬山式屋顶;清代式瓦房单层或双层结构,卷斗单簷,呈“介”字形;“洋楼式”瓦房仿效西方建筑,概为二层以上、砖木结构、四坡屋顶,屋簷较短,採光、通风功能较好,俗称“洋楼昔”。瓦房的建筑结构,多数为四楹、六楹,少数为八楹,俗称“四扇昔”、“六扇昔”、“八扇昔”。开间分前后,为一厅二房、四房、六房,俗称“双间四扇”、“双间六扇”、“双间八扇”。主房左右设厦,俗称“撇厦”,用作厨房、生产用房或存放农具、杂物等。或在主房前置廊庑、后设火厢,提高实用功能。此外,还有部分殷实富户所建的三进两明堂的深宅大院,多为大家族聚居;贫穷人家所建的四面土牆、单柱的“三扇昔”,呈“田”字形,民间称之为“孩儿掏伞”,俗有忌。五十年代,城乡人民因陋就简,就地取材,所建瓦房多为“土牆昔”和“柴昔”,少数连家船改造而建的集体宿舍为砖木结构瓦房。1966年“九三”颱风重灾后,沿海地区的住房多砌石为牆,乃至出现外牆、屋面都是石结构的“石昔”。七十~八十年代,城乡住房向小家庭住宅发展,出现单间一厅二室建筑,俗称“单间四扇”,以及挑梁出廊的建筑形式(俗称走廊)和砖、砼、木混合结构的瓦房等。
平房
1970年后,县内住宅始见砖砼结构的平房,俗称“平台昔”。公有住宅(职工宿舍)一般三~五层,每单元二室一厅或三室一厅,客厅、厨房、卫生间、储藏室、阳台等配套也逐年完善。私人住宅多数是二~三层建筑结构,设置大厅、卧室、厨房、卫生间和天井、阳台等,三~六室、一厅,或多房多厅,不拘一格,且造型美观,装饰高档,颇具现代都市生活气息。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