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列表

霞浦茶旅文化的结合

发布:2014-03-11 10:26来源:霞浦摄影网

 

    6月下旬,记者在霞浦一家酒店的电梯里,不时遇到三三两两、肩挎“长枪短炮”的影友,南腔北调侃起当天的收获。一位本地摄影师说:“霞浦一年四季都可以拍摄,相对而言,4月-6月海带丰收,劳动纪实场面好;7月-9月台风多,天光云影是拍摄的最佳主题。”

  冲着“中国最美的滩涂”而来,不想那两天四六不靠,海带已上岸,台风也没来,好在参加的“美丽中国·寻找福建最美茶乡”活动(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海峡两岸茶业交流协会主办),让我们同样感受到这里四季皆可入画。

  到霞浦喝“早茶”

  说起品新茶,我们大都喝的是“明前茶”,可霞浦人喝的是“元宵茶”,每年的开采期均在元宵节前,所以称之为“中国第一早茶”。

  元宵茶原产于霞浦县崇儒乡后溪岭村,1935年,一位村民发现一株特早芽茶树,后采用分株法繁殖2000多株,创国内元宵节可饮新茶之先河。至今,全县元宵茶种植面积已达3000多亩,由于开采期特早、香气特高等特点,2012年12月成为“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县里将它作为公共品牌进行打造。

  记者平日喝不惯绿茶,可在这个炎炎夏日端起一杯,隔着玻璃看杯内汤色黄绿清明,茶叶色泽银绿隐翠,暑气燥热已消三分。抿一口,顿感鲜爽生津还带着板栗香,在昏昏然中不由精神一振。

  受海洋气候影响,霞浦季风特点明显,元宵茶园大多分布于群山环抱的山坞之中,茶树常年生长在荫蔽高湿的自然环境里,朝夕饱受雾露的滋润。

     又一个“最北”的

  霞浦风土殊奇,像全球纬度最北的杨家溪古榕群在牙城镇渡头村,而前往沙江镇涵江茶场的公路旁,近海山坡上随时可见密密麻麻的荔枝林,当地人说这一带是国内最北的荔枝经济栽培区。隔着160公里的高速路,3个小时的车程,许多自驾来霞浦玩的温州人,第一眼瞅见挂在树上的荔枝,觉得挺新鲜。

  这种晚熟荔枝,核小肉嫩味道好,要比国内其他地方推迟近一个月上市。沙江镇涵江村有2万多棵荔枝树,年产量达数万吨,有些古荔枝树已长200多年,仍然结果旺盛。

  涵江茶场位于葛洪山中部,此山古称“高平山”,晋代道教名家葛洪听说这里盛产丹砂,便来此炼丹、种茶,留下炼丹炉及煎茶的茶鼎等遗物。茶场盛产的富锌茶,因其选用的鲜叶原料富含锌元素而得名。

  葛洪山南临东吾洋,东眺福宁湾。新沏一杯绿茶,再穿行林带环绕的茶垄间,鸟鸣啁啾,清风飒至,不由想起陶渊明“自谓羲皇上人”一说。据茶场的老场长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的省委书记项南就站在茶场的山岗上,把这里比作“福建大念山海经的缩影”。

  在赤岸村溯源

  爱喝茶的人,大都听说过“一期一会”这句日本茶道格言。位于霞浦县城东北5公里处的赤岸村,因其海岸山石呈赤红色而得名,在这里可以追溯日本茶道的起源。

  随着车子绕行,远远望见日式的石塔、石灯笼,便知空海大师纪念堂到了。空海大师,日本佛教真言宗开山祖师,也是日本平假名的发明者。公元804年,他随遣唐使入唐求法,因遇台风漂流至赤岸村登陆,逗留了41天。据说空海大师是在赤岸第一次喝到中国茶汤,后将陆羽的《茶经》和茶籽带回日本,成为传播中国茶的第一人。

 由日本佛教信徒捐资建立的纪念堂,仿唐式建筑,面阔五间,正殿前厅端立着用檀香木雕刻而成的空海大师像,堂后有一尊他的石像,木料石材均是在日本刻成运来的。

  循着晋商万里贩茶线路,武夷山市将茶旅结合,能把茶叶推销进乔家大院。由此可见,想在“以茶促旅、以旅兴茶”上大做文章,霞浦也大有潜质。

    用铁水浇固墙缝

  在长春镇大京茶场,主人向我们演示了杀青、揉捻、初烘、摊凉等茶叶加工流程。茶场附近的大京古城堡,是我们早就向往的目的地,据说这是现今国内周长最长的乡村古城堡。

  为抵御倭寇侵扰,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江夏侯周德兴奉诏兴建福宁卫大金守御千户所。霞浦当时为福建八府之一的福宁府,大京是海防巡检司所在地,名列福建十二千户所之首。大京城堡周长2815米,高6.5米至9米不等,墙面宽3.6米,设东、西、南三个城门(北面依山),城上环设窝铺、哨台、炮位和数百个垛口。

     “闽东海边盛产花岗岩,营建者就地取材,造了形制各异的城门,砌石缝均以铁水浇固。”当地人说,东门为瓮城,也叫“双重城”,倭寇进了瓮城,双门紧闭,擒之如瓮中捉鳖。

  从拱门入城,一条板石拼铺、宽7米以上的直街横贯东西,长1200米,按间隔建有4个街亭,亭顶呈八卦形。直街两旁多为整齐老旧的木构店铺,横街小巷则藏着居家庭院。开凿4口八角大井,可供城内6000多人饮用。

  城外古榕匝地,堡内明清风貌的老屋鳞次栉比。尽管街亭的檐上长满杂草,老屋也显得低矮破旧,但真正大煞风景的,是日渐增多的水泥房,正在蚕食这里的古早味。

  养人的福地

  出城堡,往海边走2公里路,就到了大京沙滩。这块长3000米、宽200多米的白沙滩,沙质非常细腻,基本没什么杂质。相邻的鹅卵石滩,大小不一的彩石,小的如蚕豆、葵花子。笔架山隔海相望,山上巨大的象形石比比皆是。

  霞浦海岸线长达480公里,浅海滩涂面积696平方公里,大小岛屿196个,均居福建沿海县市之首。这里拥有700多种海洋鱼类,200余种滩涂生物。在县城一字排开的夜间排档,列着剑蛏、虾菇、弹跳鱼、墨鱼、白虾、海地龙……上一份辣炒杂螺,敲碎壳与肉同盘,吃法古怪又美味。两人点五六道菜,不过百来块。

  王雪森,县茶业管理局局长,他说当地想把茶产业和旅游资源结合起来,相互借力,实现共赢。他还是当地楹联学会会长,记者翻阅由他主编的《霞浦古今楹联集萃》,里面有一前人的对子写得应景,“好鸟替人医俗耳,清风为我涤烦襟”。福至心灵,霞浦这块福地果然养人。

  1730多年的建县史,闽东最古老的县份,早在唐代,霞浦就是福州地区茶叶主要产区。当地曾挖出晋代、南北朝时期的茶具青釉小盅、青釉盅等文物。如今,霞浦是福建15个重点产茶县之一,全省绿茶主产区。除海岛乡外,全县13个乡镇(街道)都种茶。涉茶人口达13万多人,占全县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在一家茶园,负责人很热心地指点这片茶地修剪成“茶”字形,从那个山头往下看,茶园布局呈阴阳八卦图案……参观的一行人私下议论:尽管创意不咋的,但热情可嘉,茶旅结合其路远兮,当地人还得费时用心搭建。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