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列表

霞浦再现世界极度濒危鸟种——黑脸琵鹭

发布:2014-02-09 16:20来源:霞浦摄影网
   
    全球每年有数十亿只候鸟进行洲际迁徙,8条迁徙路线中有3条经过中国。我县为东部候鸟迁徙区之一,成了从俄罗斯、朝鲜、韩国、日本以及在东北地区、华北东部繁殖的候鸟,向南迁至华中、华南、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区和东南亚各国、以及澳大利亚等鸟类迁徙的停歇、觅食和补充营养的重要驿站。而我县的东吾洋浅海滩涂,又属于生物多样性最为敏感的重要地带。有着极其丰富的海洋生物资源,是目前唯一一处同时集鹭科、丘鹬科、鸻科、鸥科和鸭科等30多种水禽的天然憩栖地。尤其引以为豪的是我县幅员辽阔的福宁湾曾数次接纳过千辛万苦迁徙到此越冬的“贵客”——“黑脸琵鹭”。现将我拍摄到的世界级濒危鸟类物种“黑脸瑟鹭”与大家一起分享!
    黑脸琵鹭是一种水鸟,在鸟类分类学上属鸟纲鹳形目鹮科,因其脸裸露无羽毛呈黑色,嘴呈琵琶状而得名。从体型上看,黑脸琵鹭为中型涉禽,体长60~80厘米,在世界6种琵鹭中,黑脸琵鹭属较小的一种。它通体羽毛白色,繁殖期(夏羽)头后枕部有长而呈发丝状的金黄色羽冠,同时前颈下和上胸之间有一条较宽的黄色颈环。和脸一样,跗趾和脚也都是裸露无羽毛,黑色。非繁殖期(冬羽)与繁殖期羽毛颜色相近,但头后冠羽白色,短而不明显,黄色颈环也会消失。幼鸟的羽毛颜色和成鸟的非繁殖期羽毛颜色相似,但嘴是红褐色而不是黑色。繁殖期为每年的5—7月,但常常3—4月就来到繁殖地区。黑脸琵鹭种群中也是一个典型的一夫一妻制,而且对爱情忠贞不渝。
   目前,迁徙到我县的黑脸琵鹭种群已完整拍摄在案的有十五、六只,它们觅食时群居在一起,栖息时大多与白鹭、苍鹭等涉禽混杂在一起。它们的性情比较安静,常常悠闲地在海边潮间地带、以及咸淡水交汇的基围(即虾塘)及滩涂上觅食,中午前后栖息在虾塘的土堤上。觅食的方法通常是用小铲子一样的长喙插进水中,半张着嘴,在浅水一边中涉水前进一边左右晃动头部扫荡,通过触觉捕捉到水底层的鱼、虾、蟹、软体动物、水生昆虫和水生植物等各种生物,捕到后就把长喙提到水面外边,将食物吞吃。飞行时姿态优美而平缓,颈部和腿部伸直,有节奏地缓慢拍打着翅膀。
    作为灭绝风险较高的种类,黑脸琵鹭已成为仅次于朱鹮的第二种世界级最濒危的水禽,国际自然资源物种保护联盟和国际鸟类保护委员会都将其列入濒危物种红皮书中。全球仅有1476只,整个亚州也只有300只左右。因此对于这一濒危物种的保护,已迫在眉睫,亚洲东部各国纷纷把它列为最重要的研究和保护对象,并拟定了一项“保护黑脸琵鹭的联合行动计划”,其中首要的任务就是对黑脸琵鹭的繁殖地、迁徙停留地和越冬地加以完全的保护,杜绝不利的湿地转换,禁止猎捕,合作研究其生态学和彻底调查整个种群的分布和数量。我们期望着通过鸟类保护部门和专家的共同努力,使黑脸琵鹭彻底摆脱数十年前朱鹮曾经面临的厄运。那么对于我县整个福宁湾和东吾洋鸟类生态壮况看,不但不容乐观,而且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 
    1、人们在创建和改造世界时,却摧毁了一个又一个物种的家园,一个世纪间,我们目睹了大量物种的灭绝,那些大自然经历上亿年创造和沉淀下来的物种基因和智慧,却在短短几十年间被我们肆意地破坏,并永远地消失了。这点在我县最为明显的在于湿地、浅滩随着海洋经济的发展,不断被人为无节制的加以侵占和开发,使得仅存的湿地浅滩被一寸寸蚕食。典型的福宁围垦造地、几乎占尽福宁湾所有浅滩半壁江山,而现存的另一半湿地滩涂大面积地被紫菜、跳跳鱼、挂蛎、海蛏、鱼虾等养殖户瓜分占据。留给鸟类的生存空间还能有多少?如此人鸟争地现象不仅破坏了滩涂生态系统的平衡,还导致许多濒危的鸟儿们丧失了栖息所在地和饵料资源。最终,迫使失去家园的鸟儿们背井离乡。
    2、茫茫的东吾洋浅海滩涂正经历着我县有史以来的大劫灾。当年曾因为了护卫海滩海堤被作为“天使”引进的大米草,谁能料想得到,其生命力旺盛得过了头。今天像打翻了“潘多拉盒子”似的,“恶魔”般的肆虐鲸吞、侵害着这片昔日蚶类、蛤类、蛏类、螺类、鱼类、鸟类、虾蟹等小动物的乐园,造成大面积的滩涂生物窒息死亡,严重破坏到生物链。从而殃及到赖以生存的水禽也越来越少,使得各种珍稀水禽的美丽家园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3、英迪拉甘地曾经说过:“一个国家的伟大程度和道德进步的标准可以用如何对待动物来衡量”。从生命的价值来说,我们应该尊重生命,人鸟亦如此。可是人类为了一已私利,全然不按大自然的法则,常常会做出以牺牲其他物种生命为代价,随心所欲,迫夺其他物种的生存权和生命权。贪婪、无知到了触目惊心,令人发指地步,不知廉耻的干起伤天害理之事:如围网捕鸟、电子诱捕、投饵毒杀、滥捕滥杀等等。另外我县养殖跳跳鱼逐年增多,为了减少鸟类的入侵,几乎都铺着一张大大的网加以保护,可是还是有一部分贪吃的鹭鸟往往挺而走险,自投罗网,被捕后却成了杀鸡儆猴,暴尸鱼塘。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直接危及野生鸟类生命的不单是围垦造地、围垦养殖、而是大片滩涂被划分种养海蛏,在投苗前多数养殖户要对自养蛏埕的残存生物施以水产用的“敌杀尽”、“氢化钠”、和“来福宁”等进行全面毒杀。一次次的毒杀,就是一片片血性生物的灭顶之时。同时也是各种水禽享饮而亡之日。
   4、生态环境也是不容乐观,尤其是临海村庄,不知是传统习惯,还是惰性使然,随意将生活垃圾堆集到海边、河道,想借助潮长潮落,一了百了。殊不知这会给海洋养殖业带来多大污染,殊不知这会给海中水鸟带来多大的伤害。
   5、大众化的护鸟爱鸟宣传力度还有待进一步的加强。相关职能部门要有所作为地发挥应有职能作用,特别要加强我县全球性濒危和近危鸟类物种的如(黑脸瑟鹭)、(大杓鹬 )、(黄嘴白鹭)等宣传力度,要让大多数民众知情知法,家喻户晓,(我跑遍全县各个乡镇、行政村,唯独令我欣喜发现水门林业公安张贴一张“爱护鸟类,就是爱护我们的家园”宣传标语,我如获至宝的把它收入到自己博客之中,好让全世界的博友知道我不是孤军作战)。同时还要有系统性地全面掌握我县生物资源 和常态监管,为建设生态霞浦出谋献策。
   6、要有利用开发意识。被称为“朱鹮之乡”的陕西省洋县,1981年5月首次发现时全球也仅存着7只,就是这仅有的7只朱鹮,彻底改变了一个县级的经济命运,带动多少朱鹮品牌和旅游产业。再说黑脸琵鹭不仅是作为一种旅游开发的宝贵资源,而且对科学研究、对保持生物物种多样性、保持生态平衡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大连市能把区区的十多头黑脸琵鹭看作是自己的孩子,共同珍爱,且想方设法让黑脸琵鹭成为大连市鸟。我县能否在这方面也做点文章,好好开发一个生态保护区或湿地保护区,因为我们在方面有着得天独厚,得地独利的优势和理由,黑脸琵鹭历年来几乎都会关顾到我县,只是我们没有足够的加以关注。而火烟山岛、长、短表诸岛都可开发为黑脸琵鹭保护区。这样即可达到保护目的,又可开发旅游观鸟,两全其美,功德无量。
    以上是我拍鸟、爱鸟、护鸟感言,不尽之处敬请匡正、指导。谢谢!

    作者:陈向勇
相关热词搜索: